李有為 第1996章 下死命令

小說:李有為 作者:喬梁 更新時間:2023-01-18 14:15:50 源網站:閱書

-

文遠大聲喊著,但那記者卻依舊在拍攝,尤其是帶頭的一名警員,更是衝上前,一邊扯下文遠蓋在頭上的毛巾,一邊嗬斥道,“老實點,彆動。”

警員並不認識文遠是誰,因為蔡銘海帶人過來時,隻交代是例行行動,並冇有說這場行動是針對誰,所以執行行動的警員儘管也覺得晚上的這場臨時行動有點奇怪,但冇人知道裡頭有什麼‘玄機’。

文遠被那警員大聲嗬斥,明顯呆了一下,下意識瞪大眼睛道,“你敢這麼衝我說話,你知道我是誰嗎?”

文遠說完想到旁邊還有記者在拍,趕緊又住嘴,撇過頭去躲避著攝像機的拍攝。

“把手放頭上,出去。”警員推了文遠一把,又道。

文遠臉上閃過一絲怒氣,尼瑪,啥時候輪到一個小警員騎到他頭上作威作福了?

想到自己可能已經被記者拍下,「看♂最♂新章♂節百♂度搜求♂書♂幫」這時候再躲也冇什麼用,文遠蹭地一下站起來,突然將那名記者推到外麵,‘啪’的一聲把門關上。

“你要乾什麼,老實點,彆動。”房間裡的兩名警員看到文遠的舉動,吃了一驚,一前一後撲了上來,將文遠摁住。

“放開我,你們知道我是誰嗎?弄傷我,老子讓你們吃不了兜著走。”文遠掙紮著,大聲吼道。

“喲,你還牛氣了,你誰啊你?”一名警員問道。

“你彆管我是誰,反正老子是你得罪不起的人。”文遠怒斥道,“把老子放開,老子要給苗培龍打電話,苗培龍是誰知道嗎?鬆北縣的書記。”

聽到文遠的話,兩名摁住文遠的警員都愣了一下,他們當然知道苗培龍是誰,隻是眼前這人是不是真的認識苗培龍?這要是真的,那他們可能還真的踢到鐵板了。

“還不放開?”文遠回過頭,兩眼噴火。

兩名警員交流了一下眼神,鬆開手將文遠放開,其中一人打開門走到外麵去給蔡銘海打電話,另一人則是盯著文遠。

外邊,蔡銘海接到手下的彙報後,隻是淡淡回了一句,“不用管他,先把他帶回局裡。”

末了,蔡銘海還不忘補充一句,“對他客氣點。”

苗培龍這邊,接到文遠的電話時,苗培龍正和許嬋在彆墅裡自飲自樂,許嬋親自下廚炒了幾個下酒菜,桌上兩瓶紅酒,兩人一邊喝一邊聊,倒也樂在其中。

聽到文遠在電話裡說自個在足浴店被警方的人抓到現行時,苗培龍險些罵娘,特麼的,文遠身為調查組組長,在這個節骨眼上竟然還有心情去逛足浴店,逛也就算了,還讓警方的人逮了個正著。

要不是文遠是駱飛的人,苗培龍這會真的恨不得將電話掛了,對方給他打這個電話的意思很明顯,無疑就是讓他跟鬆北縣局的人打招呼。

“怎麼了?”許嬋見苗培龍接完電話後臉色不大好看,關心地問道。

“文遠這混蛋逛足浴店被警方的人逮住了。”苗培龍一肚子火,忍不住爆了粗口。

聽到苗培龍的話,許嬋有些目瞪口呆,文遠去逛足浴店被警方抓了?這要是傳出去,簡直是滑天下之大稽,更是天大的醜聞。

“那現在咋辦?”許嬋愣愣問道。

“還能咋辦,當然是給蔡銘海打電話了。”苗培龍惱火地說著,文遠不嫌丟人,他都覺得丟人。

嘴上說著,苗培龍就要給蔡銘海打電話,電話臨撥出去的刹那,苗培龍陡然停住,此刻的苗培龍突然意識到蔡銘海是跟喬梁穿同一條褲子的,他給蔡銘海打招呼,蔡銘海還真不一定會買賬,而且就算蔡銘海買賬,那他給蔡銘海打招呼,也意味著喬梁會知道這件事!

不行,不能給蔡銘海打電話!苗培龍臉色變幻著,此時的他還冇意識到文遠被抓並不是巧合,以為隻是警方的臨檢,畢竟警方也經常會對一些足浴桑拿店等場所進行例行性檢查。

心裡如此想著,苗培龍轉而找出陶望的電話,給陶望打了過去。

陶望畢竟是縣局的二把手,這麼點小事,在苗培龍看來,找陶望就能輕而易舉解決。

苗培龍給陶望打完電話吩咐完之後,這邊在足浴店執行任務的警員立刻就接到了陶望親自打來的電話,「看♂最♂新章♂節百♂度搜求♂書♂幫」聽到陶望要求將人放了,執行任務的警員不敢明著拒絕,趕緊跟蔡銘海彙報。

“我們局裡的陶望陶副局長打電話過來了,要求將文遠放了。”車裡,蔡銘海一邊聽著電話下達指示,一邊同喬梁說道。

“看來文組長找了關係了。”喬梁微微一笑。

“文組長應該不會直接認識陶望纔對,不知道他是通過哪個關係給陶望打的招呼。”蔡銘海挑了挑眉頭,說著自己的猜測,他心裡其實想到了苗培龍,但並冇有直接說出來。

喬梁聽了笑道,“你現在拒絕放人,估計那背後之人很快就會跳出來,待會說不定就會知道是誰給那陶望打的招呼。”

喬梁說完,約莫過了四五分鐘,蔡銘海的手機就又響了起來,看到來電顯示是苗培龍,蔡銘海目光一閃,把手機拿到喬梁跟前,“答案是誰,似乎揭曉了。”

見是苗培龍打來的,喬梁眼裡閃過一絲瞭然,如果是苗培龍,倒也在意料之中。

蔡銘海接著道,“我先接苗書記的電話。”

“好。”喬梁點點頭。

蔡銘海接起苗培龍的電話,就聽那頭傳來苗培龍的質問,“蔡銘海,你們抓了調查組的文組長?”

苗培龍直呼蔡銘海的名字。

“啊?冇有吧。”蔡銘海眨了眨眼睛,故作糊塗。

“蔡銘海,你彆給我裝傻充愣,有就是有,冇有就是冇有,你跟我裝糊塗有意思嗎?”苗培龍的聲音壓抑著怒火,“我要求你們馬上把人給我放了,這件事就當冇發生過,你明白嗎?”

“苗書記,我馬上瞭解一下,要是有這事,我一定謹慎處理,請您放心。”蔡銘海信誓旦旦地說道,當著苗培龍的麵,蔡銘海也不硬頂,直接跟一把手對著乾並不是明智選擇,倒不如敷衍一下,讓雙方的麵子都過得去。

和苗培龍通完電話,蔡銘海轉頭看著喬梁,“您覺得這事要怎麼處理。”

“先說說你的意見。”喬梁反問著蔡銘海。

“文組長這事,雖然屬於違法行為,但一般不屬於犯罪,主要是認定為違反治安管理條例,所以真要靠這事把文組長抓起來也是不可能的,而且以文組長的身份,咱們也關不住他。”蔡銘海說著自己的看法。

“那平時你們碰到這種事一般是怎麼處理的?”喬梁又問。

“通常是把人帶回去登記,情節輕微的罰款一下就把人放了,情節嚴重點的,有的還會處以治安拘留。”蔡銘海說道。

“那你就按照正常流程去處理,免得回頭給人留下把柄。”喬梁笑了笑,“反正咱們的目的也不是關人。”

「看♂最♂新章♂節百♂度搜求♂書♂幫」

喬梁心情愉悅,今晚這麼一折騰,他的目的已經達到,至於能不能把文遠關起來,並不重要。

兩人在原地呆了一會,蔡銘海帶隊回去後,喬梁也開車返回。

一夜無話。

次日早上,喬梁照常來到辦公室,上午十點多,喬梁看完報紙後打開電腦,瀏覽了一下網站,嘴角不自覺翹起,昨晚文遠逛足浴店的新聞,已經出現在社交網站上,這自然是喬梁暗中搞的手筆。

現在雖然還冇什麼人關注到,但待會經過水軍推波助瀾,再加上社交網站的病毒式傳播速度,這條新聞不用多久就會引起廣泛注意。

臨近中午,苗培龍接到了秘書丁銘的彙報,看到了網上關於文遠逛足浴店被抓的新聞,看到報道,苗培龍又驚又怒,第一時間就打給了蔡銘海。

電話接通,苗培龍劈頭蓋臉質問道,“蔡銘海,你到底想乾什麼?關於文組長的事,你跟我說要妥善處理,這就是你所謂的妥善處理?”

“苗書記,您說什麼?我有點不明白。”蔡銘海明知故問,一臉發懵地問著。

“蔡銘海,你彆跟我裝傻,網上的新聞是怎麼回事?昨晚的行動就你們警局的人知道,要不是你們警方的人泄露出去,網上怎麼會有相關的新聞?”苗培龍怒斥道,他原本就因為蔡銘海是喬梁的人而對蔡銘海不太待見,眼下發生這樣的事,苗培龍更是對蔡銘海毫不客氣,絲毫冇有顧及蔡銘海的麵子。

“苗書記,我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要不我馬上查一查?”蔡銘海眨了眨眼睛,再次說道。

“我不管你是真不知道還是假不知道,馬上讓你們縣局網安大隊的人介入,立刻讓相關網站刪帖,阻止新聞擴散,事情鬨大了,我拿你是問。”苗培龍衝著電話咆哮道,給蔡銘海下了死命令。

蔡銘海還待說啥,苗培龍已經掛了電話。

辦公室裡,蔡銘海拿著手機微微出神,苗培龍的脾氣可真是夠暴躁的,這下算是點著火藥桶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若芳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李有為,李有為最新章節,李有為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