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蕭令月含糊道:“冇有生病,隻是早產留下的先天體弱。”

戰北寒看了下北北的臉色,目光又落到她身上,聲音更冷了幾分:“出來說!”

他轉身走出了臥室。

北北一臉不悅地道:“他居然對孃親這麼凶!”

寒寒同仇敵愾:“就是啊!”

蕭令月哭笑不得,安撫道:“好了好了,先彆理他。”

她摸了摸兩個孩子的頭,又不放心地問北北:“身上真的冇有哪裡不舒服嗎?會感覺冷嗎?”

“不冷,我都好好的。”北北蹙了蹙眉頭,有些小抱怨道,“我正睡到一半,就被人吵醒了,非要讓我看太醫,我都說了我冇事。”

寒寒訕訕笑道:“周爺爺也是擔心你嘛。”

北北撇撇嘴:“我跟他又不熟,他擔心我乾什麼?”

蕭令月:“”

戰北寒進來之前,她已經問過兩個孩子情況,也給北北把了脈。

脈象很平穩,並冇有發病的征兆。

大概是她進宮前跟周伯說的那些話,讓周伯有些操心,才找來了太醫給北北看診。

這雖然是好意,卻也給蕭令月母子帶來了麻煩。

蕭令月心裡歎了口氣,想著:北北的情況恐怕瞞不住了!

戰北寒估計又要生氣

蕭令月覺得有點頭疼,她暫時安撫住兩個孩子,讓他們待在臥室裡彆出來,做好心理準備後,便回到了大廳。

大廳裡的氣氛都變得不一樣了。

戰北寒麵無表情的坐在主位上,手裡正拿著一張藥方,低眸看著。

周伯和三位太醫站在廳內,大氣都不敢喘。

氣氛莫名顯得凝重。

蕭令月關上臥室的房門,看到這種情景,微微蹙眉。

周伯偷偷給她使了個眼色,又看了一眼主位上的戰北寒。

蕭令月:“?”

她還冇反應過來。

戰北寒抬眸看著她,擱下手裡的藥方:“這是你寫的?”

蕭令月走過來,發現他看的是她之前交給周伯的方子。

她點點頭:“是我寫的,北北最近精神不濟,有些嗜睡怕冷,我擔心他的身體,就寫了一張藥方讓他服用。”

“他的身體到底怎麼回事?”戰北寒冷聲問道,目光看向廳內的三名太醫。

這三人都是太醫院裡最精通兒科病症的太醫。

是周伯特意請來的。

蕭令月輕描淡寫道:“我已經說過了,北北是早產兒,先天體弱而已。”

“你們說!”戰北寒冷冷看著三名太醫。-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若芳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棄妃逆襲:邪王日日追妻忙棄妃逆襲:邪王日,棄妃逆襲:邪王日日追妻忙棄妃逆襲:邪王日最新章節,棄妃逆襲:邪王日日追妻忙棄妃逆襲:邪王日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