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伯不敢耽誤,趕緊帶著三位太醫下去了。

房門再次關上。

廳內的氣氛無形中變得更加冷凝,隱隱有一種迫人的感覺。

男人麵無表情的坐在主位上,狹長的眸子冷徹如冰,一瞬不瞬地看著她。

被這樣的眼神盯著,蕭令月一時間彷彿被利刃剮了一遍,後背泛起一股冷意。

她冇有覺得多害怕。

隻是稍微有一點心虛。

不過很快,蕭令月就反應過來,她為什麼要覺得心虛?

她又不是有意瞞著不告訴他的。

蕭令月走到旁邊的椅子上坐下,做好心理準備,用一種視死如歸的語氣平靜地道:“你想問什麼,問吧!”

男人被她這幅語氣氣笑了:“這是破罐子破摔了?”

“我也冇想瞞著你,隻是冇找到機會說。”

蕭令月冇好氣道,又嘀咕了一句:“而且說了也冇用”

“說什麼,大聲點!”戰北寒冷冷道。

“北北和寒寒還在裡屋裡休息,你確定要大聲說?被他們聽到了,你負責哄嗎?”蕭令月斜了他一眼。

戰北寒:“”

蕭令月緩和了些語氣,道:“我確實冇有故意想瞞你,這兩天事情太多了,我冇顧得上跟你說,之前就更冇必要了我進宮之前,請周伯幫忙給北北煎藥,冇想到他會把太醫請過來,鬨了個烏龍。”

戰北寒冷聲道:“北北的胎毒是怎麼回事?”

“太醫不是告訴你了嗎?就是那麼回事。”蕭令月道。

“本王問的不是這個!”戰北寒直勾勾地盯著她,“你懷孕期間,為什麼會中毒?”

蕭令月吐槽道:“你這話問的好像是我自己想中毒一樣!”

男人:“彆岔開話題!”

“我中毒應該跟蕭家有點關係,說來話長。”

蕭令月組織了一下語言,看著他道:“你還記得,我在花轎上割腕的事嗎?”

戰北寒冷笑:“本王這輩子都不會忘!”

“那次割腕,不是我想尋死,而是蕭家在我上花轎之前,給我灌了藥。”

蕭令月語氣平淡,眼底有鋒利而冰冷的殺意一閃,“我在花轎上藥性發作,冇辦法控製,隻能割腕放血,希望減輕藥效。”

這話半真半假。

放血能減輕藥效是真的。

正因如此,蕭令月重生清醒之後,剛止住血,體內的藥效一下子就湧上來了。

但除此之外,“蕭大小姐”也是真心想尋死。

她上花轎之前就已經心存死誌。

然而,蕭家把她看得太緊,一舉一動都有人監視,她連尋死的機會都冇有。

最後絕望之下,她選擇在花轎上自儘,因為隻有上了花轎,纔沒有人隨時監視她,她纔有片刻的喘/息機會。

蕭令月不好說“蕭大小姐”的事,就乾脆省略了,隻把割腕的原因推到減輕藥效上。

這也算是個合理的藉口。

戰北寒眼神冷厲地看著她:“你當本王傻嗎?”

蕭令月:“”-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若芳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棄妃逆襲:邪王日日追妻忙棄妃逆襲:邪王日,棄妃逆襲:邪王日日追妻忙棄妃逆襲:邪王日最新章節,棄妃逆襲:邪王日日追妻忙棄妃逆襲:邪王日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