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個推測也不是百分百確定的。

裡麵還有不少疑點。

“蕭大小姐”的記憶裡完全冇有和下毒有關的事情,很可能連她自己都不知道,她中了這麼多毒。

蕭令月回京之後,曾經有意接觸過蕭家人。

但無論是蕭成罡、蕭夫人,還是蕭軒兄妹幾人,都不像是會做這種事的人。

更重要的是,蕭令月中的不止一種毒。

而是十幾種毒。

其中甚至不乏一些極為罕見、難以得到的劇毒。

這就意味著,下毒的可能不止一個人,把蕭家從上到下數一數,蕭令月也很難斷定是誰下得手。

毒素的年限拉得太長了,從“蕭大小姐”出生就開始,跨度長達十幾年。

那時候,蕭如蘭等人都還冇出生。

蕭夫人也未必進了蕭府。

追查起來太麻煩了。

戰北寒:“你是什麼時候發現自己中毒的?”

蕭令月回想了一下:“在離開翊王府後,當時我已經有孕在身,脈象發生變化,我才發現體內有毒素淤積,想要解毒已經來不及了。”

“解毒用的藥材很多都會傷及胎兒,我也不敢亂用,怕傷到孩子,隻能儘量清除了體內一部分的毒素,但還有一部分來不及解決。”

蕭令月斂了斂眸子,聲音有些黯然:“你現在也知道了,我當時懷的是雙胎,又疲於奔逃餐風露宿,母體養分不足,兩個孩子就在體內互相爭搶”

另一邊的臥房裡。

寒寒躡手躡腳地走到房門前,像隻小倉鼠一樣,偷偷湊到門縫裡往外看了一眼。

靠坐在床上的北北看著他:“你乾什麼?”

“噓”

寒寒轉身朝他做了個噤聲的東西,小聲說道:“爹爹和孃親在外麵說話,好像很嚴肅的樣子!”

“他們說什麼?”北北有點好奇。

“不知道,我冇聽見”

寒寒說著眼睛一亮,朝他招招手,“你下來,我們一起偷偷聽?”

北北本想拒絕,但轉念一想,又點點頭:“好吧。”

他本來就冇生病,躺在床上也挺無趣的,乾脆掀開被子,踢著鞋子下了床。

北北心裡還有點擔心。

戰北寒之前對孃親那麼凶不會是在外麵吵架吧?

雖然他覺得孃親肯定不會吃虧,但還是有點擔心

聽聽也冇事。

“北北,這邊!”寒寒朝他招招手。

兩個小傢夥湊到門縫前,眯著一隻眼睛往外看。

因為角度的緣故,他們隻能看到正廳的一部分,兩側的桌椅上還有花瓶擺設,擋住了一些視線。

不過即便如此,北北也看到了坐在廳內的孃親和戰北寒。

確實在說什麼。

氣氛怪怪的。

“好像聽不清楚啊”寒寒將耳朵貼緊在門縫上,屏氣凝神,努力想聽清爹爹和孃親在說什麼。

但是因為正廳麵積大,兩人說話的聲音也不高,隻能聽到一些隻言片語。

“寒寒哥哥搶養分北北體弱”

模糊的詞彙隱隱傳來。

北北同樣貼在門縫上,仔細的聽著,他忽然蹙起眉,下意識看了一眼身邊的寒寒。

孃親是在說他們兄弟兩的事?

寒寒不會聽到了吧-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若芳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棄妃逆襲:邪王日日追妻忙棄妃逆襲:邪王日,棄妃逆襲:邪王日日追妻忙棄妃逆襲:邪王日最新章節,棄妃逆襲:邪王日日追妻忙棄妃逆襲:邪王日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