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第104章

沈玉婷冇辦法,隻好開口瞎編:“我剛走進屋,你兒子就用藥粉朝我的臉灑過來”

“停!”蕭令月打斷她,“你確定你是剛走進屋,就被北北灑了藥粉?”

沈玉婷瞪著她說:“我確定!”她問這些廢話有什麼用。

蕭令月嘴角浮起一絲冷笑:“滿嘴謊言!沈玉婷,你連說謊都不動腦子的嗎?”

沈玉婷:“”

“你說你來探望北北,我姑且信了。因為北北今天正好生病,我一大早出門,就是為了給他買藥,臨走前我特意吩咐過,讓他躺在床上不要動,所以你說你一進屋就被北北攻擊,這句話是假的!”

蕭令月說:“大門距離北北的床鋪,有十幾米遠,他怎麼攻擊你?還精準的把藥粉灑到你的臉上?”

沈玉婷眼神一慌:“我”

蕭令月挑刺的角度太刁鑽,她一時竟不知道怎麼解釋。

沈玉婷還算有幾分小聰明,很快反駁道:“你怎麼知道他會乖乖躺在床上?小孩子都是活潑好動的,也許你剛一走他就偷跑下床了呢?”

“冇錯,玉婷說得有道理!”沈誌江也跟著幫腔。

襄王本來覺得蕭令月說得挺有道理,但是聽沈玉婷這麼一說,又覺得好像也冇錯。

畢竟事發的時候,蕭令月又不在現場。

她怎麼確定北北冇有偷跑下床?

“北北正在生病,虛弱怕冷,而且他隻穿了一件裡衣,連鞋襪都冇有穿,不可能偷偷下床。如果你還不信,北北,把證據給他們看。”蕭令月說道。

北北心領神會的動了動,從緊緊裹著的被子裡,露出一雙光溜溜的小腳丫。

襄王不由納悶:“這能證明什麼?”

“昨天他的鞋子濕了,我讓下人拿去烘乾,一直冇有送來。這屋子裡亂成這樣,如果他真的下過床,光著腳不僅容易受傷,而且一定會弄臟腳底。”蕭令月淡淡道。

聽到這番話,屋內不少人都偷偷看了一眼自己的鞋底。

發現正如蕭令月所說,每個人的鞋底都沾上了血水,有些還卡著碎瓷片。

而北北不僅腳上乾乾淨淨,嫩嫩的小腳丫更冇有一點傷痕。

沈玉婷心慌意亂的爭辯道:“這也不能證明什麼!也許是他”

“也許是他用彆的東西把腳擦乾淨了,你是想這麼說嗎?”

蕭令月已經猜到了她會說什麼,譏誚地道,“但是很遺憾,從你不懷好意的走進這間屋子開始,屋內就一直有人在,北北冇有時間做這種事!”

即使他用床上的被子擦腳,也一定會在被褥上留下痕跡,但現在同樣冇有。

沈玉婷終於啞口無言。

眼看越解釋破綻越多,她乾脆改口道:“是我記錯了!不是剛進門,是我走到床邊掀開簾子,他才朝我灑藥粉的。”

“那你身上的燙傷又是怎麼回事?難道是北北打碎了茶壺,把你弄傷了?”蕭令月幽幽問道。

“冇錯!他就是故意的!”沈玉婷想也不想地栽贓。

“我離開的時候,屋裡隻有一個茶壺放在外麵的桌子上,裡麵是廚房剛送來的熱水。北北冇有下過床,不可能自己把茶壺拿到床上,所以是你帶進去的!”

不等沈玉婷回答,蕭令月語氣驟然冷冽:“你到床邊探望我兒子,提著剛剛燒開的熱水想乾什麼?”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若芳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棄妃逆襲:邪王日日追妻忙棄妃逆襲:邪王日,棄妃逆襲:邪王日日追妻忙棄妃逆襲:邪王日最新章節,棄妃逆襲:邪王日日追妻忙棄妃逆襲:邪王日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