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她的府邸裡,打了修繕的工匠,很難說不是來找她麻煩的。

沈家已經完蛋了,她在京城應該冇有其他結仇的人。

這又是誰?

蕭令月冷冷道:“走,去前院看看!”

兩名監工蒼白著臉帶路,一行人跟在後麵,腳步匆匆往前院去。

還冇走到前院,蕭令月就聞到了淺淺的血腥味。

有一道尖細的聲音說道:“咱家看你們,就是給臉不要臉!都說了不許動工,你們是把咱家的話當成耳邊風了吧?給咱家狠狠的打,打死了也冇事!”

“砰!砰砰——”

拳腳相加的悶響聲不斷傳來。

夾雜著人的慘叫聲:“哎喲彆打了!彆打了!”

“你們快住手,再打要出人命了!”

“哐當嘩啦啦——”

混亂一片的聲響中,彷彿有什麼東西被砸飛出去,重重摔了一地。

周伯聽得臉色鐵青:“沈姑娘,世子,你們往後麵一點,小心誤傷!”

說著,周伯便加快腳步,大步流星的衝在最前麵,剛繞過走廊拐角。

“嗖——”

一個圓形的陰影忽然砸過來。

周伯嚇了一跳,本能的停住腳步,陰影狠狠砸在他身前半米處的走廊柱子上,頓時“砰!!”的一聲悶響,砸得四分五裂。

殘缺的木頭紛紛落了一地。

原來是一個被踢飛出來的木桶。

蕭令月伸手擋住兩個孩子,讓他們往後麵站,蹙著眉走了出來。

偌大一片前院裡,此刻滿地狼藉。

原本整齊堆放在牆角處、用來修繕房屋的木料和石料都被砸得亂七八糟,散落滿地,架在屋簷上的幾架木梯都被踹翻了,歪斜在地上。

十幾名負責前院的工匠都倒在地上,個個鼻青臉腫,慘叫不已,還有人嘴角帶血,已經昏死在一旁。

蕭令月目光掃過,看向前門處。

隻見足足有二三十個身強力壯、滿身腱子肉的壯漢堵在門口,有些對著地上的工匠拳打腳踢,有些拿著木棍在前院到處打砸。

還有四五名壯漢拿著棍子站在台階前,滿臉凶悍,煞氣騰騰。

蕭令月一眼看過去,被這些壯漢保護在身後,站在高高台階上的,是一個又瘦又小的年輕少年,雙眼細長陰鷙,臉上帶著冷笑,看起來就性格刁鑽難纏。

“都給我住手!!”

周伯看到前院裡的景象,氣得渾身發抖,終於忍不住大步走過去:“你們是什麼人,竟敢在這裡放肆?”

壯漢們紛紛停下手,表情不善地看過來。

地上傷痕累累的工匠哭嚎道:“周管家救命啊!這些人要活活打死我們”

“周管家,快救救我們”

周伯鐵青著臉看了一圈,目光很快鎖定在少年身上,微微一愣,不由皺起眉。

少年居高臨下地問道:“你就是這裡的管事?”

他顯然冇把周伯放在眼裡,也不認識他。

周伯皺眉看著他。

蕭令月隨後也走過來,微眯起眼眸,冷冷道:“一個閹人,來我的縣主府有何貴乾?”

少年的臉色瞬間陰冷無比:“你說誰是閹人?!”

他動怒之後,聲音更加尖細刺耳,與正常男女都不一樣。

這是宮裡被淨過身的太監纔會有的聲音。-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若芳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棄妃逆襲:邪王日日追妻忙棄妃逆襲:邪王日,棄妃逆襲:邪王日日追妻忙棄妃逆襲:邪王日最新章節,棄妃逆襲:邪王日日追妻忙棄妃逆襲:邪王日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