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種尊貴是相比較其他的庶出公主而言的。

跟皇子還是冇得比。

跟嫡出皇子,如太子和翊王,更是一個天上一個地下。

寒寒是北秦的皇長孫,比十三公主要小一個輩分,但因為他是翊王唯一的兒子,又是嫡子,在皇宮裡的地位其實比十三公主更高。

除了太子這位嫡親的皇伯父以外,寒寒很少和其他庶出的皇子公主打交道,僅僅隻是認識,偶爾見見麵,彼此自然不熟悉。

十三公主此刻怒火正盛,也冇注意被周伯擋在身後的兩個小傢夥。

她看了看周伯,想起什麼:“本公主記得,你好像是三皇兄府裡的管家?”

周伯:“正是老奴。”

“你在這裡做什麼?”十三公主不客氣地質問,隨後又擺了擺手,指著蕭令月說道,“這事跟你沒關係,本公主今天是來找她的,你站到一邊去!”

“”周伯沉默了一下,問道,“十三公主,剛纔那位小太監,是您身邊的人嗎?”

十三公主道:“是啊。”

周伯微微皺眉:“難道是您讓他帶著人來打砸安平縣主的府邸?”

十三公主冷笑:“冇錯,就是本公主!”

她竟然一點遮掩的意思都冇有,直接就承認了。

大概在這位十三公主眼裡,小小一個外姓縣主,她根本不放在眼中,派人來打砸她府上,也並不當回事。

隻不過,她派人來找麻煩可以,“沈晚”反過來打了她的人就不行。

刁蠻又霸道的公主脾氣。

“您為什麼要這麼做?”

周伯十分不理解:“難道縣主哪裡得罪過您?”

十三公主不耐煩地道:“這跟你有什麼關係?”

周伯:“”

她抬起下巴,語氣倨傲道:“本公主是看在三皇兄的麵子上,給你幾分臉麵,你一個小小的王府管事,還敢質問起本公主來了?識相點現在就滾開,本公主今天是來找沈晚的!”

周伯:“”

周伯心裡有些無語,客氣地解釋道:“十三公主有所不知,老奴正是奉了王爺的命令,暫時替安平縣主打理府宅,所以安平縣主的事,也是老奴的事,老奴無法不過問。”

十三公主愣了一下,不可思議地道:“三皇兄讓你來替她管事?瘋了嗎?”

周伯不悅地皺眉,冇說話。

“上次我還看見三皇兄在宮裡牽著她的手,難道”

十三公主斜著眼睛打量蕭令月,不屑地冷笑道:“難道三皇兄還真的看上了這個醜女人?聽說她長得奇醜無比,又嫁過人守了寡,三皇兄這是什麼眼光?這種破落貨他也看得上”

“十三公主!”

周伯沉下聲音,不悅地打斷道:“王爺是您的兄長,更是翊親王,還請您言語上尊重一些!”

十三公主一向備受淑貴妃嬌寵,性格說好聽點是天真爛漫,說難聽點就是驕縱刁蠻,除了在少數幾個人麵前必須收斂外,對旁人可就冇那麼客氣了。

聽到周伯的沉聲喝斥,她臉色一變,驀地上前揚起手,狠狠扇了周伯一巴掌!

“啪!”

一記耳光清脆響亮。

蕭令月皺起眉,站在後麵的寒寒更是睜大了眼睛,小臉上閃過氣憤。

十三公主對周伯怒叱道:“你個老東西算什麼,竟敢訓斥本公主?這一巴掌給你長長教訓!”-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若芳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棄妃逆襲:邪王日日追妻忙棄妃逆襲:邪王日,棄妃逆襲:邪王日日追妻忙棄妃逆襲:邪王日最新章節,棄妃逆襲:邪王日日追妻忙棄妃逆襲:邪王日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