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伯的臉都被打偏了過去,臉頰上浮出五指印。

雖說主子和奴才地位有彆。

但周伯怎麼說也是翊王府的老人了,寒寒還管他叫一聲周爺爺,連戰北寒都給他幾分尊重。

不看僧麵看佛麵。

蕭令月冇想到十三公主的性格這麼跋扈,當眾打周伯的臉,竟是半點臉麵都不留!

寒寒氣不過,從後麵跑出來:“你憑什麼打周爺爺?”

十三公主看到他一愣:“寒寒?你怎麼也在這裡?”

雖是這麼問,她的語氣卻收斂了幾分,顯然對寒寒有些忌憚。

寒寒冇回答她的話,緊張地問周伯:“周爺爺,你冇事吧?”

周伯搖搖頭:“小世子彆擔心,老奴冇事。”

“十三皇姑,你太過分了!”

寒寒轉頭看著十三公主,小臉沉下來,與戰北寒相似的眉眼間染著幾分怒氣:“周爺爺哪句話說錯了,你憑什麼打他的臉?”

“本公主教訓一個奴才還需要理由嗎?”

十三公主滿臉不快地說道:“寒寒,這事跟你沒關係,你彆來摻和。”

“你打了周爺爺,又侮辱我娘我姨母,當然跟我有關。”

寒寒冷著臉看著她,一字一頓地道:“你給我姨母和周爺爺道歉!”

“什麼?你讓我給一個奴才道歉?!”

十三公主不可思議地看著他,眼神彷彿在說,你是不是瘋了?

但很快,十三公主就反應過來:“你管沈晚叫姨母?!她不過是一個鄉下來的醜女人,走了大運才被父皇封了縣主,你身為三皇兄的嫡子,竟然管這種女人叫姨母?”

十三公主皺眉厭惡地道:“真是拉低了皇家身份!”

“你道不道歉?!”寒寒看著她,氣得臉色有些發青。

北北從後麵走出來,站在寒寒稍後一點的地方,漆黑清冷的眼睛看著十三公主。

“嗬,雖然你是三皇兄的兒子,但論身份,你還得管我叫一聲姑母,可冇資格命令我道歉!”

十三公主冷笑了一聲,不屑地道:“這天底下還冇有主子給奴才道歉的規矩,就算你去找父皇告狀,父皇也不會怪我的。”

“你——”寒寒氣得捏緊拳頭,恨不得衝上去打她。

“世子,您冷靜一點,老奴冇事的!”

周伯見勢不妙,不願意讓寒寒為了他和十三公主起衝突,急忙側身擋住寒寒。

繼而又拱手對十三公主道:“十三殿下,世子年幼氣盛,多有冒犯,您彆和他一般見識!”

“周爺爺!”寒寒氣得跺了跺腳。

十三公主得意地瞥了他一眼:“主子就是主子,賞了奴才一耳光,做奴才的應該感恩戴德纔是,你說對吧,周管家?”

周伯沉聲道:“十三殿下說得是。”

奴纔是冇有資格埋怨主子的。-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若芳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棄妃逆襲:邪王日日追妻忙棄妃逆襲:邪王日,棄妃逆襲:邪王日日追妻忙棄妃逆襲:邪王日最新章節,棄妃逆襲:邪王日日追妻忙棄妃逆襲:邪王日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