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戰北寒冷不丁地道:“你對南燕的事情知道的真是清楚。”

蕭令月心裡一緊:“”

“就連本王,對於十年前的南燕政變,也隻是知曉大概,你倒是連前因後果、細枝末節都知道得清清楚楚。”男人意味不明地說道。

蕭令月神情有些訕訕:“我也是通過各種渠道才知道的”

“什麼渠道?”男人直接問道。

“藥王穀告訴了我一部分,天一閣告訴了我一部分,剩下的都是胡亂拚湊出來的,我也不確定是真是假,畢竟都過去十年了。”

蕭令月鎮定地說道:“十年前我纔多大?之所以知道這麼詳細,也是為了調查白玉蟾蜍的下落。”

畢竟,白玉蟾蜍關係到北北拔除胎毒的事情。

她謹慎一點是應該的,怎麼也都挑不出錯。

蕭令月:“十年前的南燕政變,是白玉蟾蜍近幾十年來第一次暴露蹤跡,又正好被識貨的藥王穀的人看見了,回穀之後就記錄了下來。”

“所以,你是看了藥王穀的記錄,為了追查白玉蟾蜍的下落,纔想方設法調查了十年前的南燕政變?”

戰北寒很快聽懂了她的意思。

蕭令月麵不改色地點點頭:“對的,就是這樣。”

謊言!

男人心裡一瞬間冒出兩個字。

直覺告訴他,這女人的這番話裡,可能八/九成都是真的。

但偏偏,最後剩下的一兩成纔是核心重點,被她巧妙的含糊、或者乾脆篡改了。

最高明的謊言技巧,就是真假錯綜,難以分辨。

這也是蕭令月最擅長的話術手段。

戰北寒一瞬間就有了決定,改天有空了,他得好好查查南燕十年前的事。

光是聽她這麼說,很容易被這女人的真假謊言繞進去,一不小心就踩進了她挖好的坑裡,與其追問她,倒不如釜底抽薪,自己去查!

說不定還能早一步查清真相。

過去和“沈晚”屢屢交手的經驗告訴他,隻有掌握了真實情報,纔有可能撬開她的嘴。

否則,她就是天底下最嘴硬、最狡猾的女人。

男人眸底的幽光沉下去,不動聲色地道:“你剛剛說,麒麟果出自‘焱火之地’,指的難道是岩漿火山?”

蕭令月聞言一怔:“這個我也不確定,猜測是有可能。”

“那剩下的其他藥材,你還知道什麼?”男人又問道。

“除了完全不知道蹤跡的鳳凰枝和降龍木之外,剩下的冰蠶血、五靈脂和千靈參,都算是比較容易找到的藥材,至少有蹤跡可尋。”

蕭令月逐一解釋道:“冰蠶血顧名思義,就是一種特殊冰蠶的血液,據說是至陰之物,需要和至陽的麒麟果配合使用。”

男人道:“冰蠶是動物?”

“不是,這是一種蠱。”

蕭令月解釋道:“冰蠶蠱,與金蠶蠱、血蠶蠱並稱為三大奇蠱,是南疆的蠱王聖物。”

戰北寒:“”他眉心不禁跳了跳。-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若芳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棄妃逆襲:邪王日日追妻忙棄妃逆襲:邪王日,棄妃逆襲:邪王日日追妻忙棄妃逆襲:邪王日最新章節,棄妃逆襲:邪王日日追妻忙棄妃逆襲:邪王日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