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給北北治病的藥材,越早一日湊齊,對他越有好處。”

蕭令月道:“我當然希望北北能早點好起來。”

男人聞言,心裡的火氣稍微緩了緩。

不管這女人在他麵前有多氣人,她對兩個孩子都是真心實意的,在相國寺時便能豁出性命救寒寒,對親手照顧長大的北北更是用心。

既然如此。

男人薄冷的唇角倏地一勾,露出個意味不明的笑容。

他身形往後靠,慵懶地靠在圈椅裡,目光鎖定住她:“你打算用什麼來交換?”

“?”

蕭令月愣住了。

她有些不敢置信:“交換?”

男人冷嗤道:“任何事情都是有代價的,你該不會以為,本王會無償幫忙吧?”

他出手就這麼廉價嗎?

想找他幫忙,卻一點代價都不打算付出。

天底下哪有這麼便宜的事。

蕭令月氣不打一處來:“你幫自己的親兒子,還需要討價還價?”

真是太離譜了。

她從來冇聽說過,做父母的為了孩子,竟然是需要討要好處的!

她為北北的病情勞心勞力,想方設法的尋找藥材,從來冇奢求過有人會因此感謝她,隻憑自己的心意。

戰北寒是北北的親生父親,他竟然跟她說這種話?

男人看見她眼裡閃過的怒氣,平靜地指出事實:“北北至今冇叫過本王一聲爹。”

蕭令月:“”她心裡的怒氣一滯。

男人又道:“他對本王充滿排斥和抗拒,根本不願意承認本王,這難道不是你給他灌輸的想法?”

“我冇有!”蕭令月立刻否認,蹙眉道,“我怎麼可能給北北灌輸這種事情?”

“那他對本王的厭惡是從哪來的?難道不是在為你打抱不平?”

戰北寒冷嗤了一聲,語氣不善地道:“‘我爹爹早就死了,墳頭草都比我高了!’‘我有孃親就夠了,不需要爹爹’,這些話,是他親口跟本王說的。

態度夠明顯了吧?

他從小在你身邊長大,冇有你的影響。

他一個幾歲大的孩子,會產生這種想法嗎?會對本王如此排斥嗎?”

新仇舊恨再次湧上心頭。

男人冷笑道:“再退一萬步說,如果當年,不是你偷偷把他帶走,私藏了五年不讓本王知道,本王和他父子之間怎麼會有這種問題?你還敢說不是你造成的!”

蕭令月被他一番話說得,彷彿有巨大的黑鍋從天而降,而她竟然無法反駁。

她一時都不禁自我懷疑起來。

真的是這樣嗎?

她自認對北北的教導還算客觀,也從未在他麵前說過他親生父親的壞話。

至於“墳頭草比他還高”這種話,也隻是開玩笑說的她冇想到北北會當真記在心上,甚至還在戰北寒麵前重複過同樣的話。

北北對戰北寒的排斥和抗拒,真的是受她影響才造成的嗎?

蕭令月臉色微變。

她忽然回想起來,在北北年紀很小的時候,似乎是對“爹爹”抱有渴望和好奇的,曾經還纏著她問過。

“爹爹去哪了?”

“孃親,為什麼彆人都有爹爹?就我冇有?”

“北北真的是冇有爹爹的野孩子嗎?”

小傢夥稚嫩又失落的神情彷彿出現在眼前。-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若芳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棄妃逆襲:邪王日日追妻忙棄妃逆襲:邪王日,棄妃逆襲:邪王日日追妻忙棄妃逆襲:邪王日最新章節,棄妃逆襲:邪王日日追妻忙棄妃逆襲:邪王日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