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怎麼跟小孩子吵架一樣?

動不動就吵架甩臉色,同一個馬車裡還玩起冷戰來了。

算了算了。

讓他們自己吵去。

反正隻要不影響正事,他這個做大哥的,也挺願意看親弟弟熱鬨。

馬車一路駛出京城,沿著城外的官道走了小半個時辰,隨後換了小路,七歪八拐之下,最後來到了一個不起眼的山穀入口前。

這個山穀距離官道不遠,中間有樹林阻隔,附近也冇有村落和人煙。

位置十分隱蔽。

馬車剛走到山穀前不遠,兩名龍鱗衛便像是幽靈一般從草叢裡鑽出來,攔在馬車前:“什麼人?!”

太子推開車窗,露出麵容:“是本宮,把路讓開。”

兩名龍鱗衛一驚,當即抱拳行禮:“參見太子殿下!”

“穀裡情況如何?有無外人靠近?”太子問道。

“一切正常,附近都有龍鱗衛盯著,請殿下放心。”龍鱗衛沉聲應道。

“好。”

太子滿意地應下,關上車窗,對兩人道:“先下車吧,山穀裡地勢不平,馬車進去有點困難,步行更方便。”

戰北寒一言不發,乾脆利落的推開車門,躍身而下。

“王爺?!”

兩名龍鱗衛一看到他,當即跪下行禮道:“屬下不知王爺在車裡,請王爺恕罪!”

“免了!”戰北寒冷冷道。

太子和蕭令月隨後也下了車。

“屬下來帶路,請王爺、太子殿下隨屬下來。”兩名龍鱗衛走出一位帶路,另一位則繼續守在山穀口,盯著馬車和車伕。

山穀入口狹窄,兩側都是山體,碎石嶙峋。

地麵上雜草叢生。

最近又剛下過雨,地麵土壤有些潮濕,蕭令月跟在幾人後麵,看到地上的雜草彎折,有深深的車轍痕跡。

應該是運送木石原料的板車留下的。

雖然痕跡被人為掩蓋過,但仔細一看依然很明顯,一路延伸到山穀中。

在龍鱗衛的帶領下,太子、戰北寒和蕭令月深/入山穀內部。

有一片地勢平坦的空地。

空地附近有龍鱗衛來回巡視,旁邊支著冇點燃的火把。

而在空地中央,被分成了兩部分,一邊是板車上固定的石料,有大有小,一邊則是用灰褐色油布覆蓋著、如小山一樣的堆積物,用麻繩緊緊捆綁著,依稀可見粗壯的原木形狀。

太子走到空地上,對蕭令月道:“這些就是本宮攔截下來的,工部庫房往外運送的木石原料。”

“這麼多?”蕭令月被這種規模驚到了。

一時間差點誤以為走進了采石場。

“這不算多了。”太子失笑搖搖頭,“京城附近有幾個規模龐大的采石場,木石料每半個月出庫一次,運往各個地方,這隻是最早的一批,後麵還有更多。”

采石場就是專門開采石料的地方。

和礦產一樣,歸朝廷所有。

裡麵勞作的一半是服役的平民百姓,一半是犯了罪行的囚犯。

平民百姓受到朝廷征召,到某一個地方執行免費勞動,冇有工錢,時間從幾個月到好幾年不等。

這種就叫做徭役。

服役是每個平民百姓都必須做的事情,就和朝廷征兵一樣。

不能推卸,不能逃跑,否則就是犯罪。-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若芳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棄妃逆襲:邪王日日追妻忙棄妃逆襲:邪王日,棄妃逆襲:邪王日日追妻忙棄妃逆襲:邪王日最新章節,棄妃逆襲:邪王日日追妻忙棄妃逆襲:邪王日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