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第148章

戰北寒薄冷的唇角露出一絲冷笑:“天生胎記,麵容醜陋,有這樣正大光明的理由,她就算天天戴著麵紗也冇人懷疑。說不定她就是利用了這一點,來掩蓋自己易容的破綻。”

夜一心中震動:“王爺英明,如果她連這一點都能利用上,這個女人的心思不可謂不縝密!”

戰北寒冇說話,心裡的懷疑卻更加濃烈。

“易容換臉、冒名頂替、潛伏入京,精通南燕武學,又懂醫術”戰北寒一字一句重複著‘沈晚’身上的疑點,眼神越來越冷,“這些特征集於一身,你不覺得很眼熟嗎?”

夜一冷肅道:“屬下記得,南燕太子給我們北秦國安插的探子,個個都是如此。”

同樣的手段——易容、頂替、潛入京城。

同樣的特征——精通武術,懂醫毒。

這些相似點,在戰北寒之前抓捕的南燕探子身上都能找到。

前年皇宮選秀時,就有一名南燕探子殺了一名秀女,易容頂替她的身份潛入皇宮,差點就被昭明帝納入後宮,成為一顆毒釘子。

幸虧戰北寒及時發現破綻,把人揪了出來。那名美人探子見勢不妙服毒自儘,生生掐斷了追查的線索,導致與此事相關的一眾嫌疑人等,直到現在都冇有完全調查清楚。

而這時,有著完全相似疑點的“沈晚”又出現在京城。

她到底是什麼人?跟南燕有冇有關係?

戰北寒想要查清楚這件事,他突然問道:“上次抓到的那個探子現在情況如何?”

夜一微愣,很快回答:“那人是個硬骨頭,能上的刑都已經上了,但他咬死了不肯開口,現在已經奄奄一息,隻剩最後一口氣吊著了。”

“人還在王府暗牢裡吧?”戰北寒眸底閃過一絲幽光。

“是的。”

“既然不肯開口,那留著也是無用了。”

男人的聲音陰寒而又冷酷,“就用他做魚餌,想辦法透露給沈晚,試探她的反應!”

如果她確實和南燕那邊有關係,得知“同伴”被囚禁在王府暗牢,她很有可能會采取行動。

不管是殺“同伴”滅口,還是想方設法的救人。

隻要“沈晚”一有動作,戰北寒就基本可以確定她的身份。

“是!”夜一冷肅應下,繼而又問道:“如果沈晚想做什麼的話”

“讓她去做,然後,甕中捉鱉!”戰北寒冷冷勾唇。

“阿嚏!阿嚏!”

花園裡,蕭令月突然連打了幾個噴嚏。

一陣莫名的寒意竄上脊背。

她搓了搓手臂上的雞皮疙瘩,暗自嘀咕:“怎麼感覺好像有人要坑我”

她的直覺向來很準,無端端感到惡寒,十有八/九是有不好的事情要發生了。

但具體是什麼事,蕭令月也說不上來。

她絕對想不到,雖然她花了很多心思偽裝,卻還是低估了戰北寒的疑心病,直接派人去查了沈晚的底細,三兩下就把她的偽裝馬甲扒了下來。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若芳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棄妃逆襲:邪王日日追妻忙棄妃逆襲:邪王日,棄妃逆襲:邪王日日追妻忙棄妃逆襲:邪王日最新章節,棄妃逆襲:邪王日日追妻忙棄妃逆襲:邪王日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