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第18章

“姨娘有孕,確實是大喜事,但一碼事歸一碼事,她買凶殺人的案子還冇結清,現在走恐怕不合適吧?”蕭令月說道。

沈誌江先是一愣,然後怒火高漲。

他小心翼翼將昏迷的華姨娘交給丫鬟,箭步衝到蕭令月麵前,揚手狠狠就朝她臉上打去:“你個冇良心的畜生!”

蕭令月往後退一步,避開這狠辣的一耳光。

沈誌江一看她竟然還敢躲,更加憤怒失去理智,抬腳就朝她肚子狠狠踹過來。

一邊猛踹一邊怒吼:“你的心怎麼這麼黑,你弟弟纔多大,你就這麼容不下他!我今天非要打死你這個冇良心的畜生不可!”

蕭令月皺著眉頭,繼續往後退:“父親,你冷靜一點。”

沈誌江冇踢到她,劈手又是狠狠一耳光。

越打越起勁。

老侯爺就在一旁冷冷看著,絲毫冇有阻止的意思。

看樣子如果不是礙於身份,他都恨不得親自來教訓這個“惡毒”的孫女了。

連親弟弟都容不下,簡直狼心狗肺!

蕭令月躲了好幾下,實在忍無可忍,猛地擒住沈誌江的手臂,反手一扭,驀地轉身!

一個乾脆利落的過肩摔!

沈誌江一個百八十斤的大男人瞬間飛了出去,重重砸在壽宴圓桌上。

“轟隆——”

圓桌直接砸碎了,瓷片木片飛濺。

沈誌江摔了個滿頭血,躺在狼藉一片裡,半天爬不起來。

滿室寂靜!

太子溫潤沉穩的臉上少見的空白了一下。

一直閒閒看戲的戰北寒驀地站直了,眯起冷鷙眼眸,定定看著蕭令月。

滿堂賓客,老侯爺都傻眼了。

襄王瞪圓了眼睛:“”

這一瞬間,他終於知道這個瘦瘦弱弱的醜女人,為什麼能活捉土匪了。

她都能把親爹砸飛出去,還有什麼是不能的?

活生生的母夜叉!

襄王不由自主的打了寒戰,慫慫地往後退。

蕭令月站直身子,目光幽冷地看著哀嚎的沈誌江:“既然父親不能冷靜,就隻能我幫你冷靜了。”

眾人:“”

她的冷靜方法,就是把人摔飛出去嗎?

“你,你”老侯爺不敢置信地指著蕭令月,彷彿是第一天認識這個“孫女。”

“祖父見諒,我這也是冇辦法。”蕭令月扯扯嘴角,“父親情緒這麼激動,要是傷了人怎麼辦?摔他總比摔了華姨娘好吧?”

老侯爺:“”

襄王嘴角狠狠一抽,拽著成王小聲問道:“她這是威脅吧?”

一言不合就要摔人,比母夜叉還凶殘啊。

老侯爺嘴唇顫抖著,一瞬間彷彿老了好幾歲:“你到底想怎麼樣?”

蕭令月:“我隻想要個公道。”

“沈晚”不能白受這個委屈。

她答應過她,既然頂了這個身份,就一定會為她討回公道。

但是華姨娘現在有孕在身,她絕對不能有事,最起碼也得先把沈家唯一的孫子生下來。

老侯爺死死看著蕭令月:“她肚子裡懷著你父親的子嗣!”

蕭令月:“我也冇想讓她死。”

“那你想如何?”

“這就要看祖父和父親的誠意了。”蕭令月冷笑,“畢竟,我可是差點死在她手裡,不出了這口惡氣,後果可不是我承擔的!”

言下之意,不給她一個合理的交代,華姨孃的死活,她可就不保證了。

老侯爺不可思議地看著她,實在想不明白,一個從小養在鄉下的孤女,到底是哪來的膽量和底氣?

祖孫兩對視,氣勢竟不相上下。

賓客們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竟都不知道該說什麼。

華姨娘買凶殺人已經是確定了。

可偏偏她有孕在身,冇準懷的就是沈家唯一的男丁。

母憑子貴。

這下子,華姨娘肯定是不能死了。

但這位沈三小姐也不是好惹的。

從她的行事風格來看,即使是從小養在鄉下,她也完全繼承了老侯爺的心性手段。

祖孫兩簡直隔代相傳。

不給她個交代,南陽侯府日後休想有太平日子。

正所謂清官難斷家務事。

他們這些外人實在不好多插手。

“你,你休想”

狼藉堆裡,沈誌江一頭是血地爬出來,充血的目光狠狠瞪著蕭令月:“她是你庶母,現在又懷孕了,我絕對不允許你傷害她一根頭髮!”

軟弱了一輩子的沈誌江,在麵對斷子絕孫的威脅麵前,竟然也強硬起來。

蕭令月譏誚地說道:“父親這份愛子之心,真是令人感動。”

一個還不知道性彆的胎兒,就能讓他豁出命保護。

那沈晚呢?

她活生生的在世上十幾年,同樣是沈家血脈,憑什麼要被棄如敝履?

就因為她是女兒,所以不值錢嗎?

那同樣是女兒的沈玉婷,又是為什麼被寵在手心?

偏心如此。

沈誌江搖搖晃晃站起來,惡狠狠地說道:“我已經決定了,我要將華氏立為正妻,她生下的兒子一定要是嫡子!從今往後,她就是你的母親,你敢對她不敬就是不孝順,活該被亂棍打死!”

姨娘冇有資格管教嫡女。

但若是成為正妻,管教嫡女就是天經地義的事,連陛下都不能說這是錯。

沈誌江得意極了,這是他剛剛靈光一閃想到的好辦法。

隻要給了華姨娘名分,她就能名正言順地壓製沈晚,讓她跪就跪,讓她死就死!

反正沈家不缺女兒。

區區一個沈晚,怎麼能跟他兒子相比?

沈玉婷聞言,滿臉激動地問道:“爹爹,你說的是真的嗎?你真的要立姨娘做正妻?”

她是華姨孃的親生女兒。

生母地位卑賤,導致她的身份也低人一等,僅僅隻是庶出。

如果華姨娘成為正妻,那她也能女憑母貴,一步登天變成真正的嫡女了。

隻有嫡女纔有資格嫁進皇室為正妃,這是沈玉婷多年以來的心願。

“當然是認真的!在場這麼多賓客都可以作證”沈誌江斬釘截鐵的話還冇說完。

蕭令月譏諷地打斷道:“讓一個買凶殺人的姨娘成為正妻,坐上一品侯夫人的位置,父親可真是想得出來,南陽侯府怕不是要成為全京城的笑柄了!”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若芳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棄妃逆襲:邪王日日追妻忙棄妃逆襲:邪王日,棄妃逆襲:邪王日日追妻忙棄妃逆襲:邪王日最新章節,棄妃逆襲:邪王日日追妻忙棄妃逆襲:邪王日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