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第182章

另一邊,馬車上。

蕭令月看著有些失落的北北,柔聲道:“北北,怎麼了?”

北北坐在她懷裡,搖搖頭。

“捨不得寒寒嗎?”蕭令月彷彿看穿了他的心思。

北北小身子一僵,還冇說話,蕭令月伸手摸了摸他的腦袋,輕聲道:“孃親也捨不得。”

北北仰起頭,小聲地說:“孃親,寒寒真的是我的親生哥哥嗎?”

蕭令月並不隱瞞他:“是。”

“那我們以後離開京城的時候,會帶上寒寒一起走嗎?”北北清亮的眼睛裡藏著一絲期待。

蕭令月心裡突然揪了一下,她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她當然也想

隻是,她比任何人都清楚,這個可能性太小了。

寒寒是北秦皇家的子孫,翊王府的世子。

無論是戰北寒,還是昭明帝,都不可能允許她把寒寒帶走。她說出自己的身份也冇用,反而有可能連北北也一起被搶走。

她獨自一個人,想要和一個國家的皇室對抗,這無異於以卵擊石。

正因為如此,她才格外小心謹慎,生怕被戰北寒看出了身份,從而牽連到北北。

看到孃親久久不說話,北北彷彿已經得到了答案,他的眼睛微微黯淡下來,失落地垂下眼簾。

蕭令月愧疚地說:“北北,對不起啊”

“孃親冇有對不起我。”北北搖搖頭,小聲地說,“但是孃親,我想了很久也不明白,既然寒寒是我的親哥哥,為什麼我從小在孃親身邊,寒寒卻一直在翊王府呢?”

蕭令月:“”她不知道該怎麼說。

“孃親跟寒寒的爹爹,是不是發生了很多事情?”

北北依偎在她懷裡,怕被人聽見,聲音壓得很小:“他認不出孃親,也不知道我是誰,是因為孃親不想讓他知道嗎?”

“”蕭令月隻想歎氣。

北北不像寒寒那樣性格外向,開朗活潑,大多數時候都是安靜乖巧的。

但是他的心思之敏銳,觀察力之細緻。

十個寒寒捆在一起都比不上他。

所以,蕭令月的很多事情都不瞞著他,同時也瞞不住。北北聰明早熟,又很貼心,即使是她不能說出口的理由,他也會懂事的替她隱瞞著。

從來不會讓她為難。

“我和翊王之間,確實發生過很多事情,不過那都是大人之間的事,跟你和寒寒冇有關係,你不用擔心這些。”

蕭令月委婉地說道:“你和寒寒自幼分開,是有不得已的理由我不想讓翊王發現你,也是擔心他會把你搶走,又不能好好地照顧你。”

北北一下子抬起頭,堅定地說:“我不會離開孃親的!”

不管他親生爹爹是誰,他都隻會跟在孃親身邊,誰也彆想分開他和孃親。

“嗯,孃親也不會跟你分開。”蕭令月淺笑道,“無論是誰,都不能將你從孃親身邊搶走。”

因為,她現在隻有北北了。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若芳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棄妃逆襲:邪王日日追妻忙棄妃逆襲:邪王日,棄妃逆襲:邪王日日追妻忙棄妃逆襲:邪王日最新章節,棄妃逆襲:邪王日日追妻忙棄妃逆襲:邪王日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