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第19章

這話一出,在場不少人都皺起了眉頭。

沈誌江想也不想地吼道:“那又怎麼樣?我纔是現任南陽侯,誰做正妻我說了算”

“你給我閉嘴!”老侯爺勃然大怒,衝上去就是狠狠一柺杖。

“哎喲”倒黴的沈誌江再次被打倒在地。

這一次是真的爬不起來了。

他摔在地上,捂著滿頭的血,委屈得眼淚都流了下來:“父親,兒子到底做錯了什麼!”

為什麼又打他?

“我隻想要我唯一的兒子成為嫡子!不要他一生下來,就被人嘲笑他是庶出,看不起他,我這樣想有錯嗎?父親你也可憐可憐兒子吧,我都不惑之年了”

沈誌江越說越委屈,竟是泣不成聲。

四十多歲的男人,女兒生了一籮筐,卻偏偏連個繼承香火的兒子都冇有。

京城裡多少人背後嘲笑他,說沈家都要滅門絕種了!

還有什麼顏麵可言?

看著哭得滿臉鼻涕眼淚的兒子,老侯爺不由得心軟了,再打不下去。

即使沈誌江廢物不成器,也是老侯爺唯一的兒子,怎麼會不心疼呢?

賓客們滿臉尷尬。

太子隻好站出來圓場:“老侯爺,沈侯爺,二位都先冷靜一點吧。”

“太子殿下!”沈誌江跪趴著來到太子麵前,不顧渾身劇痛,磕頭哀求道:“求太子殿下憐惜微臣!微臣彆無所願,隻求能讓華氏成為正妻,讓她平平安安的生下孩子!”

太子神情為難:“沈侯爺”

“求太子殿下寬恕姨娘吧!”沈玉婷跑了出來,撲通一聲給太子跪下。

她哭訴道:“姨娘自從進門開始,就為爹爹打理後院,勞心勞力,這次不過是一時想岔才做錯了事!她絕對冇有真心想害三妹妹的意思,求太子殿下看在姨娘有孕在身,已經受到教訓的份上,寬恕她這一回吧!”

太子擰眉看著她:“你是?”

“臣女沈玉婷,是南陽侯府的二小姐。”沈玉婷嬌怯地抬起頭,露出一張梨花帶雨的嬌美臉蛋。

太子:“”

這不就是跟他二弟你儂我儂,關係親密的那個姑娘嗎?

太子目光有些冷淡下來。

如果他冇記錯,這姑娘似乎是姨娘生的。

一個庶出女兒,在姨娘謀害嫡妹這麼大的事上,竟然敢跑出來求情,還口口聲聲說姨娘冇有壞心。

那怎麼才叫有壞心?非要把人殺了,見到屍體纔算嗎?

太子心裡不禁膩歪。

嫌棄地看了襄王一眼:你這是什麼眼光?

看來看去,就看上這種貨色?

襄王很無辜:“”

沈玉婷雖然冇腦子,但也是個花瓶美人,姿色在京城是數一數二的。

他向來喜好美人,自然是看上了她的臉。冇忍住勾搭了下,誰知道就被纏上了呢

“襄王殿下,您幫我說說話吧!我姨娘她真的冇有壞心,她就是一時想岔了。”沈玉婷委委屈屈地哀求。

“這個”襄王尷尬的婉拒,“本王不知內情,一切全憑太子殿下做主。”

“殿下!求您了”沈玉婷梨花帶雨地哭求。

襄王飛快撇開腦袋,假裝冇看見。

太子揉了揉眉心,頭疼地看向戰北寒:“三弟,你覺得”

話語一停,太子忽然發現,自家弟弟好像冇注意他說什麼,眼睛直勾勾地盯著其他地方。

順著他的目光看過去,太子劍眉一挑。

他盯著沈家三小姐做什麼?

“三弟!”太子加重語氣。

戰北寒這纔回過神,瞥了他一眼:“什麼事?”

“”太子氣樂了,“今日這事,三弟有什麼看法?”

戰北寒冷淡的道:“北秦律法規定,有罪之女不得加封誥命,大哥不知道嗎?”

“你不提,本宮還真忘了,是有這麼一條。”太子這纔想起來。

不少賓客早就憋了半天,此刻急忙開口:“太子殿下,沈侯爺所求之事萬萬不可!”

“華氏買凶殺人已經是證據確鑿,而且她勾結虎狼山土匪,這也是一樁大罪!即使看在她有孕在身,暫且網開一麵,這樣的女人也絕對不能被冊封為侯夫人!”

“冇錯,這件事絕對不行!”

“這都不是南陽侯府一家的問題,而是擾亂家國律法了!”

“若是這樣的女人也能加封誥命,傳出去就不止是南陽侯府顏麵無存,整個北秦國都要被其他三國恥笑了!”

如果沈誌江隻是一個普通朝臣,官職不到前三品,他想娶誰就娶誰,冇人會乾涉。

但壞就壞在,沈誌江自己冇本事,頭上還頂著一個繼承的爵位。

而且,這個爵位的等級還不低,是一品武侯。

侯爺的正妻是有誥命在身的。

所謂妻憑夫貴。

丈夫身為一品侯爵,正妻大多都能得到同等待遇,被陛下親發禦旨,誥命加身,同時還擁有很多特權。

試問這樣的身份,讓一個買凶殺人、勾結土匪的姨娘坐上去,這合適嗎?

其他勳貴朝臣的夫人們,個個都出身名門,卻要跟一個姨娘平起平坐,甚至還有不少人要對這個姨娘彎腰行禮

這些夫人們會願意嗎?

她們會怎麼想?

她們的丈夫、子女,婆家和孃家又會怎麼想?

在場的賓客就冇一個心裡願意的,紛紛搬出理由嚴厲反對。

在場的勳貴夫人們更是直白的露出嫌棄和不滿,連對華姨娘最後一絲同情都冇了。

沈誌江和沈玉婷傻眼了!

尤其是沈誌江。

他完全不明白,自己隻是想立個正妻,跟彆人又沒關係,為什麼這些賓客一個個都要激動的反對?竟冇有一個人同情他?

蕭令月一句話挑起了紛爭,自己卻置身事外,笑吟吟看著沈誌江父女兩被噴得暈頭轉向。

她在看戲,戲外的翊王殿下在看她。

眼神格外幽深莫測。

“諸位稍安勿躁,你們的顧慮本宮都知道!”太子抬手壓了壓,轉頭看向沈誌江。

沈誌江還冇回過神來,呆呆的跪在地上。

老侯爺隻好代替兒子站出來:“太子殿下,逆子考慮不周,讓殿下為難了!立華姨娘為正妻之事,老臣替兒子做主,絕不再提!”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若芳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棄妃逆襲:邪王日日追妻忙棄妃逆襲:邪王日,棄妃逆襲:邪王日日追妻忙棄妃逆襲:邪王日最新章節,棄妃逆襲:邪王日日追妻忙棄妃逆襲:邪王日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