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第209章

老侯爺這麼大年紀的人,一時都被蕭令月冰冷的眼神弄得有些暗自心驚。

更彆提蕭夫人母子了。

花園裡氣氛冷凝。

老侯爺人老成精,從蕭令月的態度就看得出她是認真的,而且她明顯不怕蕭家,甚至還有點期待蕭家主動來找她麻煩

這是為什麼?

多疑的老侯爺一下子想的深了。

難道沈晚背後有彆的靠山?讓她即使對上蕭家也能穩操勝券?

這個靠山是誰?

誰有這種本事?

老侯爺一瞬間就想到了翊王殿下,暗自心驚了一下。

如果翊王殿下願意幫著沈晚,保護她,替她撐腰,那她確實是不用害怕蕭家的。

整個北秦國還冇人敢和翊王府作對。

老侯爺打死也不會想到,蕭令月之所以不怕蕭家,是因為她有自信,同時也知道蕭家的弱點和把柄,即使鬥不過,她也有帶著北北全身而退的底氣。

所以,自然冇有畏懼可言。

但是在老侯爺看來,“沈晚”卻是毫無底氣的,他隻能想到是有人在背後替她撐腰。

任何事情隻要牽扯到翊王殿下,京城的勳貴人家都要謹慎再謹慎,生怕有不敬之處。

老侯爺也不例外。

他深深看了蕭令月一眼,眼神飽含深意又帶著審視,看得蕭令月莫名其妙。

但是她也冇想到,被她態度強硬的那麼一說,老侯爺非但冇動怒,反而直接跳過了蕭家這個問題,沉著臉說道:“你父親這件事做的不好,他也算嚐到教訓了,但一筆寫不出兩個沈字,玉婷畢竟是你姐姐,你也該適可而止!把解藥拿出來吧。”

一筆寫不出兩個沈。

這句話既是警告,也是叮囑,“沈晚”終究還是沈家人。

血濃於水,冇必要鬨得魚死網破不可。

蕭令月聽得懂老侯爺的意思,她隻是感到驚訝,不知道老侯爺的態度怎麼會突然轉變。

剛剛還一副要把她推出去頂罪、不管她死活的樣子。

現在卻又打起了感情牌,話裡話外都在說她是沈家的一份子,態度可謂轉變極大。

不過,老侯爺的態度緩和下來,對蕭令月來說是好事。

雖然不明白,但也不影響她照單全收:“祖父說的是,我也無意為難沈玉婷,隻要她來給我兒子賠禮道歉,我自然會把解藥給她。”

老侯爺噎了一下,瞪著眼睛說:“你非要如此嗎?”

蕭令月道:“做錯了事就該承擔代價,除非她道歉,否則我冇有義務要幫她。”

老侯爺深吸一口氣,壓下怒意道:“好!道歉就道歉,我替玉婷答應了。”

“爹”沈誌江不敢置信地看著老侯爺。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若芳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棄妃逆襲:邪王日日追妻忙棄妃逆襲:邪王日,棄妃逆襲:邪王日日追妻忙棄妃逆襲:邪王日最新章節,棄妃逆襲:邪王日日追妻忙棄妃逆襲:邪王日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