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第239章

南陽侯府此刻就顯得尷尬一些。

因為沈誌江冇有正妻,走不了夫人社交那一套。

而沈玉婷又是庶女出身,臉還受了傷,即使她鼓起勇氣想和其他府裡的嫡出小姐們結交,那些女孩子也不願意搭理她。

沈玉婷被拒絕了幾次後,又尷尬又丟臉,最後隻能躲在馬車裡不下來了。

老侯爺看到這一幕,不悅地問道:“沈晚呢?”

沈誌江厭惡地說:“一開始就不見人了,誰知道她去哪了?”

老侯爺低怒道:“叫人去找!她是侯府的嫡女,這種場合不在,玉婷怎麼跟其他小姐們交際?”

冇有嫡女的領路,一個庶女很難進入嫡女們的圈子。

偏偏在場的各府小姐都是嫡出,除了南陽侯府以外,冇人會把庶女帶過來。

沈誌江反應過來,皺眉說道:“我這就叫人去找。”

另一端。

蕭令月帶著北北遠離人群,遠遠的躺在一片草地上,清閒不已。

太陽漸漸往西邊偏移,野外颳起了風,氣溫逐漸下降。

蕭令月看了看天色,正準備帶北北迴馬車上,卻忽然聽到一聲清脆的鳥兒叫聲。

她微微挑眉,望向天空。

雲層裡似乎閃過一抹明亮的翠影,一隻巴掌大、羽毛碧翠如玉的小鳥兒猶如利劍一般穿雲而出,疾馳飛向她,尖尖的鳥喙裡發出清脆的叫聲。

蕭令月驚訝地一笑,伸出手。

小鳥兒圍繞著她頭頂飛了兩圈,繼而收攏翅膀,落在她的手指上,歪著腦袋朝她叫喚,眼睛烏溜溜的十分可愛。

“唧唧,唧~”

蕭令月伸出一根手指,順著它頭上的羽毛撫了撫,笑道:“好久不見。”

北北從草地上坐起來,驚訝道:“這不是天一閣的蜂鳥嗎?”

“是啊。”

蜂鳥,是天一閣獨有的、專門培養馴化出來的傳信鳥。

它體型嬌小,飛行速度是信鴿的十幾倍,而且非常聰明認主,隔著千萬裡的距離也能輕易找到主人。

更重要的是,它不像信鴿那樣容易捕捉,身形小又飛得快,即使射箭也很難射中,將重要的信件交給它傳遞,安全性非常高。

蕭令月順毛撫摸了小鳥幾下,就看到它脖子上戴著一個小小的竹節。

竹節是中空結構,上下鎖死,看起來渾然一體。

蕭令月將竹節取下來,按照規律一旋一扭,竹節便從中打開,露出裡麵一小團半透明的輕紗。

輕紗纖薄到極致,可以摺疊成很小的形狀,展開之後卻足足有兩個巴掌大,上麵寫滿了細小的字體,顯然是一份密信。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若芳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棄妃逆襲:邪王日日追妻忙棄妃逆襲:邪王日,棄妃逆襲:邪王日日追妻忙棄妃逆襲:邪王日最新章節,棄妃逆襲:邪王日日追妻忙棄妃逆襲:邪王日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