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第289章

“我想去看看皇伯母的傷。”寒寒擔心地說道,“今天我過去的時候,皇伯父隻說伯母冇有大礙,但傷在身上,不太方便見人,所以就冇讓我進去看。”

蕭令月眸光一動:“寒寒,太子妃以前對你很好嗎?”

“是啊,她對我很好的。”寒寒抬起頭,認真地說,“爹爹以前軍務很忙,時常不在府裡,皇祖父不放心,就派人把我接到了宮中,但皇祖父平時也忙於政務,都是皇伯母親自照顧我的。她對我就像對自己孩子一樣。”

蕭令月在他麵前蹲下來,柔聲問道:“寒寒很喜歡太子妃?”

寒寒毫不猶豫地說:“很喜歡!”

他烏溜溜的大眼睛閃了閃,很快又補了一句:“不過最喜歡的還是孃親。”

蕭令月心裡一暖,繼而有些遲疑。

北北歪頭看著她:“孃親是有話想說嗎?”

“嗯,是關於太子妃的。”蕭令月遲疑了一下,問道,“寒寒,你以前住在宮裡,又是太子妃親自照顧的,那你知道太子妃兩年前小產的事嗎?”

寒寒疑惑地問道:“孃親,什麼是小產?”

“呃就是太子妃肚子裡有了小寶寶,但是因為某種原因冇有生下來,小寶寶冇有了。”蕭令月努力解釋。

北北捂著嘴偷偷笑了一下。

寒寒恍然大悟:“原來這個就是小產!那我知道的。”

“我在皇宮裡聽宮女們偷偷議論過,說皇伯母被人害的小產了,但是那個時候我不明白,隻聽說那段時間皇伯父心情很不好,賜死了一個側妃,還發落了很多在東宮伺候的太監和宮女。”

寒寒皺起眉頭,嚴肅的問道:“孃親,皇伯母肚子裡的小寶寶是被人害死了嗎?”

“我也不清楚。”蕭令月搖了搖頭,不願意在兩個孩子麵前說這種噁心事。

她說道:“也有可能是太子妃身體不好的緣故,你還知道什麼嗎?”

寒寒努力回憶了半晌,搖了搖頭。

“我隻知道,皇伯母以前身體挺好的,但是從兩年前開始,身子就越來越差了。太醫經常往東宮裡跑,皇祖父和皇伯父都很擔心。我以為皇伯母生了什麼病,還去問過,但是皇伯父不肯告訴我,連爹爹都讓我不要多問。”

蕭令月心知這是正常的。

根據寒寒的說法,她看得出來,太子妃當年小產,十有八/九是被人害的。

太子曾經處死過一個側妃,又發落了東宮裡伺候的太監和宮女,這明顯就是秋後算賬,中間必定涉及到一些難以啟齒的陰私算計。

寒寒的年紀還小,不管是太子還是戰北寒,都不會把這些汙濁事告訴他。

“我明白了。”蕭令月摸了摸小傢夥的腦袋,柔聲問道,“寒寒,你希望你皇伯母的身體好起來嗎?”

“這肯定希望啊”寒寒想也不想地說道。

話才說到一半,北北忽然蹙了下眉,攔住他:“你好好想想再說,彆這麼急。”

“為什麼啊?”寒寒茫然不解地看著他。

“沒關係,讓寒寒說吧。”蕭令月開口道。

“可是”北北欲言又止。

他知道的事情比寒寒要多一些,他看得出來,孃親似乎是想做一件事情,但是還冇有完全下定決心。

這件事涉及到太子妃,所以孃親纔會特意問寒寒。

北北是擔心寒寒隨意開口,會影響到孃親的決定。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若芳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棄妃逆襲:邪王日日追妻忙棄妃逆襲:邪王日,棄妃逆襲:邪王日日追妻忙棄妃逆襲:邪王日最新章節,棄妃逆襲:邪王日日追妻忙棄妃逆襲:邪王日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