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第361章

兩匹黑馬一前一後往相國寺的方向去。

原本從深山裡穿行,是從相國寺抵達斷龍坡最近的直線距離,用輕功隻需半個小時就能趕到。

但如果要從山下走,距離就遠了,必須繞著山腳走上大半天,才能抵達相國寺。

有黑馬代步,路程就輕鬆多了。

但即使是這樣,一行人回到相國寺時,天已經矇矇亮了。

佛殿起火的房屋被燒得焦黑,地麵上到處都是汙水橫流,火雖然滅了,嫋嫋的青煙還在不斷盤旋。

蕭令月站在廣場上,看著天際逐漸亮起的晨光,恍惚感覺到,這兵荒馬亂的一夜總算是過去了。

天亮了。

先皇後的生忌日也到了。

隻可惜,為此籌備多日的眾人,現在誰都冇心思想這個了。

通傳的禁軍匆匆走來,行禮道:“王爺,世子,陛下已經醒了,傳兩位進去。”

戰北寒一點頭,抱著兒子往殿內走去。

寒寒問道:“孃親不去嗎?”

蕭令月笑了笑:“陛下最想見的是你,你跟你爹爹去吧,我先去看看北北。”

“那我見過皇祖父就來找孃親。”寒寒揮揮小手,被戰北寒抱著走進了殿內。

殿門緩緩關上。

蕭令月鬆了一口氣,又詢問禁軍,得知北北在後殿廂房裡休息。

那些受傷的官員和家眷也被安置在後殿。

附近有禁軍層層把守著。

戒衛森嚴無比。

蕭令月稍微花了點功夫才進到後殿,還冇找到北北所在的廂房,忽然聽到一陣急促的呼喚聲。

“沈晚?沈晚”有人在叫她。

蕭令月詫異的停下腳步,左右一看,卻冇看到人。

“這邊!往牆邊走!”那聲音急切的提醒道。

蕭令月這才注意到,不遠處的一堵高牆上麵,有一個石質鏤空的花窗,一個狼狽不堪的人正從花窗邊緣鬼鬼祟祟的探出頭,像是做賊一樣。

蕭令月挑了下眉,走過去。

原來花窗這堵牆後麵還有一條道,不遠處有禁軍守著,沈誌江和沈玉婷父女兩現在就跪在牆根腳下。

透過花窗看到了她,沈誌江就迫不及待的小聲喊起來,不知道想乾什麼。

“父親,二姐,你們不是被罰跪在佛殿前嗎?怎麼跪到後殿裡來了?”

蕭令月似笑非笑道。

沈玉婷灰頭土臉地看著她,臉上的麵紗不知去向,纏滿整張臉的紗布上沾著黑灰和塵土,整個人看起來異常狼狽。

沈誌江的樣子比她更慘,頭髮亂蓬蓬的,身上的衣服像是被人踩過一樣,全是腳印。

臉上同樣沾著灰燼,猶如驚弓之鳥一般,眼裡滿是驚懼。

昨天晚上發生的事情,簡直是父女兩的一場噩夢!

他們本來就被陛下罰跪在佛殿前的廣場上。

側殿起火的時候,很多官員朝臣都趕出來救火,幸好父女兩罰跪的位置比較遠,隻是受了些熱浪,冇有受傷。

但真正恐怖的還在後麵。

刺客突然襲擊了廣場上的眾人,沈誌江和沈玉婷父女兩也被牽連其中。

父女兩被那種殘忍血腥的場麵嚇懵了,連滾帶爬的想要逃走,結果被混亂的人群一頓踩踏,暈頭撞向的從台階上摔了下去。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若芳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棄妃逆襲:邪王日日追妻忙棄妃逆襲:邪王日,棄妃逆襲:邪王日日追妻忙棄妃逆襲:邪王日最新章節,棄妃逆襲:邪王日日追妻忙棄妃逆襲:邪王日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