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第631章

蕭令月撇撇嘴:“我是好心提醒你,內傷未愈,這麼浪費內力有點可惜,你不領情就算了!”

戰北寒斜睨了她一眼,手掌拂過剩下的髮尾,蒸乾水汽。

一頭長及腰間的黑髮徹底乾透了。

如綢緞一般拂在她肩上,襯托得臉蛋小巧,頸項纖長雪白。

“你不說話,本王不會當你是啞巴。”男人不冷不熱的說了一句,轉身就走了出去。

蕭令月看著他的背影,伸手摸了一下頭髮,挑挑眉。

不得不說,內力就是好用。

又能快速烘乾頭髮,又不傷害髮質,比現代的吹風機好用太多了。

就是有點費人。

也隻有戰北寒這種內力深厚的,想怎麼浪費就怎麼浪費。

心裡唏噓一聲,蕭令月跟在他身後走了出去。

“你還冇說,你找我到底什麼事?”

說著,她看到桌子上擺著管家送來的首飾盒。

裡麵寶光閃閃一片,各種玉石、珍珠、黃金、翡翠打造的首飾,琳琅滿目的堆滿了一盒子,幾乎能溢位來。

蕭令月隨手拿了一支寶石簪子,單手捲起長髮,三兩下挽起來,然後把簪子插/進去固定。

晃了晃腦袋,感覺挺穩當的,就算完事了。

古人講究“身體髮膚,受之父母”,無論男女老少,頭髮都是不能輕易亂剪的。

在傳統思想最嚴苛的南燕,除非是出家當和尚。

否則隨便剪頭髮,甚至是一種不孝的罪行,若是被人舉報到官衙,是要抓去打板子的。

蕭令月為此吐槽了無數遍,卻不得不入鄉隨俗,久而久之,便學會了挽發。

戰北寒看著她一縷碎髮飄落到頰邊,不動聲色地道:“你不是要進宮接兒子嗎?”

蕭令月道:“現在就去?”

戰北寒淡淡道:“想去隨時都行。”

蕭令月看了他一眼:“你剛回府,管家不是給你叫了禦醫嗎?你不看看再進宮。”

戰北寒想說不用,禦醫又不是給他自己找的,但話到嘴邊又變了:“禦醫剛到,本王正要召見。”

說著,他便揚聲命令道:“召幾位禦醫進來!”

“是!”院子裡值守的侍衛,立刻領命去辦。

蕭令月猶豫了一下,道:“你府裡有冇有胭脂水粉之類的?借我用一用。”

戰北寒蹙眉:“本王怎麼會有這些東西?”

隨即又問:“你要胭脂水粉做什麼?”

“化個妝。”蕭令月指指自己的臉,“待會要進宮接北北,不能讓他看出我受傷了,化個妝遮掩下。對了,你府裡有香丸香包之類的吧?也借我用用,遮一遮身上的藥味。”

洗澡換衣之後,蕭令月身上的血腥味去了大半,剩下的也被藥膏的氣味掩蓋了。

但因為傷口眾多,失血量也不少。

臉上即使有易容遮著,也能看出唇色發白,眼下有淺淺的烏青,氣色很差。

用妝容遮掩一下會好很多。

男人瞥了她一眼,冇好氣地道:“你自己跟周伯說!”

他又派人去叫了周伯過來,隨即自顧自的往軟椅上一坐。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若芳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棄妃逆襲:邪王日日追妻忙棄妃逆襲:邪王日,棄妃逆襲:邪王日日追妻忙棄妃逆襲:邪王日最新章節,棄妃逆襲:邪王日日追妻忙棄妃逆襲:邪王日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