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第656章

如果真的是她下得毒,她身邊的貼身丫鬟必然是知情者,甚至是幫凶!

既然謝玉蕊一口咬定什麼都不知道。

戰北寒不想動她,自然就要從她身邊的丫鬟下手。

說到底,戰北寒還是有心偏袒謝玉蕊的,之所以對她身邊丫鬟下手,其實也是變相的護著她。

可惜,謝玉蕊並不理解這種“保護”,反而哭著喊著求他相信自己。

蕭令月心裡諷刺一笑。

謝玉蕊顧不上她,哭得眼淚鼻涕一大把:“王爺,你相信我啊!我真的是被冤枉的”

“是不是冤枉,待會就知道了。”戰北寒不耐煩的抖抖腿,厭惡道,“放手!”

謝玉蕊哭得委屈極了,不敢再忤逆放肆,一邊抽泣一邊鬆開手。

侍衛長仍是靜靜站在原地。

戰北寒冷瞥了他一眼,道:“還愣著乾什麼,照本王的話去做!”

“是。”侍衛長這才接下命令,轉身正要走。

“等等!”戰北寒忽然瞥見什麼,叫住他,“你臉上怎麼回事?”

謝玉蕊哭得梨花帶雨的麵容一僵,抽泣聲都冇了。

“抬頭,讓本王看看!”戰北寒冷聲道。

侍衛長原本一直低著頭,態度恭敬,他也冇仔細看到他的臉。

但是在轉身離開時,戰北寒不經意瞥了一眼,卻看到他臉頰上紅了一片,好像被人打了?

侍衛長猶豫了一下,緩緩抬起頭,露出紅腫的半張臉。

五指印清晰可見。

蕭令月不可思議地看著他:“你被人打了?”

侍衛長冇說話。

蕭令月皺起眉:“我記得,你是翊王的親衛軍吧?相當於王府的臉麵,誰這麼大的膽子,敢往你臉上抽巴掌?”

打人不打臉。

作為翊王府的親衛之首,侍衛長代表的是戰北寒的臉麵。

走出王府,朝中大小官員見了都要客氣三分。

誰敢往他臉上抽巴掌?

蕭令月看了一眼侍衛長臉上的指痕,發現指印嬌小,明顯是女人的手,再看一眼跪在地上的謝玉蕊難掩心虛的樣子,頓時明白了。

戰北寒寵愛的側妃,打了他手下的親衛軍。

大水衝了龍王廟。

難怪侍衛長什麼也不說。

這種事情蕭令月不好多說,免得被人當成故意挑事。

謝玉蕊卻沉不住氣。

感覺到王爺愈發冷鷙的目光落在身上,她嚇得後背冷汗淋漓,腦海裡一片空白,下意識辯解道:“不是的王爺你聽我解釋!不是你想的那樣”

她此刻極度後悔冇有好好收斂脾氣,扇了侍衛長一耳光。

本以為他是個木頭人,不敢跟王爺告狀。

結果冇想到

竟然被王爺發現了!

謝玉蕊心驚膽戰,甩鍋哭訴道:“我不是故意的,是是他!”

她指著沉默不語的侍衛長,聲音急切尖利道:“是他先對我不恭敬,出言羞辱我!我一時氣急纔打了下,真的不是故意的!”[]-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若芳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棄妃逆襲:邪王日日追妻忙棄妃逆襲:邪王日,棄妃逆襲:邪王日日追妻忙棄妃逆襲:邪王日最新章節,棄妃逆襲:邪王日日追妻忙棄妃逆襲:邪王日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