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第672章

蕭令月微眯起眼睛。

他們之所以得出口脂裡的毒是失傳的宮中秘藥“妒夫人。”

有兩個原因。

首先是她,通過氣味分辨出了幾樣原材料。

而章禦醫又正好見過“妒夫人”的配置殘方,發現幾樣原材料都能跟毒方對得上,所以才初步斷定,口脂裡麵下的是“妒夫人”之毒。

但是,這個推測有一個很大的漏洞。

用來配置“妒夫人”的五種有毒之物,其實還可以配置出其他毒素。

並不止“妒夫人”一種。

原料相似,毒藥的氣味也會相似,但是配方不一樣,最後製作出來的東西,效果可能會天差地彆。

打個比方說。

大夫給病人開藥的時候,常常會把同樣的幾種藥材,分彆用在不同的藥方裡。

這些藥方可能是用來治感冒的。

可能是用來止血的。

甚至可能隻是用來補身體的。

不同的藥方,可能都采用了同一種藥材,隻是其他搭配的藥材不一樣。

最後的藥效就完全不同了。

自古醫毒不分家。

醫藥方麵能共通的,放在毒藥配置上也一樣。

換句話來說,已經失傳的“妒夫人”之毒,和琉璃閣裡搜查出來的毒藥,采用的可能是相同的原材料,但它們卻不是一種毒,毒性也完全不同。

如果從這方麵推測,那口脂裡麪包含的就不止是一種毒了

蕭令月一時有些心驚,她沉吟道:“我先辨認看看。”

她打開黑色藥瓶,遞到鼻尖,仔細聞了聞氣味。

一下子就察覺出不一樣。

這瓶子裡的藥水,明顯有更濃的腥氣,仔細分辨還帶著一股淡淡的腥臭,像是毒蟲被曬乾粉碎之後的味道。

蕭令月腦海裡一瞬間閃過許多種原材料,粗略對比下來,至少有上百種。

她微蹙眉頭,放下藥瓶說道:“這瓶藥的配製原料不算複雜,但確實包括了我之前說過的五種原材料,其他混合材料都比較常見,毒性一般。”

戰北寒沉聲道:“有什麼效果?”

“如果用在人臉上,應該會產生較強的中毒反應,根據不同人的體質,可能出現大麵積的紅疹、水泡、潰爛,如果是體質較弱的人,還有可能引發全身器官衰竭,慢性死亡。”

蕭令月冷淡地說道。

由此可見,這瓶藥確實不是章禦醫口中所說的“妒夫人”,兩種毒性相差太大了。

難怪謝玉蕊要在胭脂水粉裡麵下毒。

這種致敏性的毒素其實不罕見,毒性也不算強,解毒的方法還有很多。

但是放在胭脂水粉裡,直接接觸皮膚,百分百會中毒,如果再嚴重一點,直接毀容或者喪命都有可能!

這就很符合謝玉蕊的動機。

蕭令月現在是真的信了,這東西一定是謝玉蕊的。

但問題是。

如果她下的隻是這種毒,那口脂盒裡毒性更強、明顯要置人於死地的“妒夫人。”

又是誰下的?

謝玉蕊真的是被冤枉的嗎?[]-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若芳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棄妃逆襲:邪王日日追妻忙棄妃逆襲:邪王日,棄妃逆襲:邪王日日追妻忙棄妃逆襲:邪王日最新章節,棄妃逆襲:邪王日日追妻忙棄妃逆襲:邪王日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