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第673章

周伯看了看蕭令月,又看了看王爺,疑惑地問道:“這麼說到底是什麼意思?這些胭脂水粉裡的毒,難道不是彩雲下的嗎?”

章禦醫搖搖頭:“不是這麼簡單。”

他走上前,肅容說道:“王爺,微臣想給這些胭脂水粉再做一次檢測,看看到底有何區彆。”

戰北寒冷冷道:“準!”

在章禦醫的要求下,周伯命人搬來一張小桌子,上麵鋪著雪白的布。

五種被髮現有毒的胭脂水粉,依次擺在桌布上。

年輕禦醫也跟著打下手。

章禦醫取出五根銀針,分彆刺入不同的胭脂水粉中,然後將銀針放在白布上。

眾目睽睽下。

第一、第二、第四根銀針,迅速腐蝕發黑,從針頭到針尾都變得黑沉沉。

而第三根、第五根銀針,卻隻有一半針體變黑,上半部分還是銀色的。

“果然是有兩種毒”

蕭令月看著這些銀針的變化,喃喃低語一聲。

身邊忽而有陰影籠罩下來。

戰北寒走到她身旁,負手而立,低眸看著這些銀針:“這是什麼意思?”

他不懂這些醫毒上的東西。

蕭令月淡淡道:“這五樣胭脂水粉裡,分彆被下了兩種毒。”

她伸手指著口脂盒、胭脂膏和另一盒飛紅粉,道:“這三樣東西,毒性十分猛烈,銀針被完全腐蝕,疑似章禦醫所說的‘妒夫人’之毒。”

戰北寒看著這三樣顏色嬌豔的脂粉盒,與盒子前腐蝕發黑的銀針,冷峻的眉峰淩厲。

他又看向剩下兩盒胭脂:“這兩個呢?”

蕭令月道:“這兩樣的檢測反應,和琉璃閣搜出來的毒是一樣的,銀針隻腐蝕了一半。”

“確定不是一種毒?”男人抬起眼眸,冷沉地看著她。

蕭令月“嗯”了一聲,眉心微蹙,若有所思。

男人看著她。

還未說話,章禦醫忽然開口道:“王爺,現在基本可以確認了,這些東西裡一共被人下過兩次毒,除了疑似‘妒夫人’的劇毒外,另一種毒與藥瓶中反應一致,應該就是它了。”

換句話來說。

主動認罪的彩雲,下的是藥瓶裡的毒。

但還有一種更猛烈的劇毒,卻不知道是誰下的。

周伯不可思議地說道:“怎麼可能?難道除了彩雲之外,還有彆人在王府裡下毒?”

謝玉蕊的琉璃閣已經被徹底搜過了,隻找到了一個黑色藥瓶。

她也冇本事把毒藥藏到其他地方。

更何況,一般人下毒也隻會用一種,不太可能把兩種毒混合在一起下,這樣不但容易暴露,也是多此一舉。

所以不難看出,這些脂粉裡的另一種毒,應該與謝玉蕊無關。

章禦醫苦笑的說道:“這個微臣就不清楚了!”

他隻是個禦醫,不是查案的刑部官員。

何況這件事涉及到王府後院,情況複雜,章禦醫也不敢胡亂推測。

其他兩個禦醫就更是不敢開口了。

周伯隻能看向戰北寒。

而戰北寒的目光卻始終落在蕭令月身上。[]-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若芳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棄妃逆襲:邪王日日追妻忙棄妃逆襲:邪王日,棄妃逆襲:邪王日日追妻忙棄妃逆襲:邪王日最新章節,棄妃逆襲:邪王日日追妻忙棄妃逆襲:邪王日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