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第705章

太子妃聞言微微一愣,抬頭看著他。

“北北,怎麼了?”寒寒也神情不解。

“我”北北神情有些猶豫,他剛想說什麼。

旁邊的季嬤嬤不滿地開口道:“這位小公子,請不要影響太子妃喝藥,太醫再三叮囑了,安胎藥必須每日按時喝,涼了就不好了。”

北北冇有理她,很認真地對太子妃說:“我聞到了一股奇怪的味道,像是從這個藥碗裡散發出來的,太子妃最好不要喝。”

太子妃神情微變。

寒寒脫口而出:“北北,你是說皇伯母的藥有問題?”

“我不確定,但我確實聞到了奇怪的味道。”北北微微皺著眉,又納悶地看了一眼寒寒,“你冇有聞到嗎?”

寒寒立刻跳下凳子,跑到太子妃麵前,踮著腳湊近藥碗聞了聞。

小臉蛋頓時皺成一團。

他捏著鼻子,甕聲甕氣地說:“我隻聞到了苦苦的藥味”

太子妃也有些驚疑不定,下意識伸手護住肚子。

這是她和太子好不容易纔求來的孩子,她珍惜無比,絕不允許有任何閃失。

雖然說這話的是一個五歲小孩。

太子妃也冇有輕忽大意,她小心的湊近藥碗聞了聞,但是和寒寒一樣,她也隻聞到了苦澀的藥氣,並冇有北北說的“奇怪味道。”

“北北,你說的味道是什麼樣?”寒寒問道。

“我也說不上來”北北一臉不知道怎麼形容的表情,“就是一種怪怪的味道,很難形容,我聞得到,就是從這個藥碗裡散發出來的。”

他小手指著太子妃手裡的安胎藥。

北北的嗅覺一向很靈敏。

再加上從小湯藥不離口,導致北北對各種藥物的氣味更加敏/感。

他記得很清楚。

在安胎藥被送來之前,他並冇有在側殿裡聞到什麼奇怪的味道。

但是安胎藥一送進來,隨著藥味的瀰漫,那股怪怪的味道也越來越明顯了,讓他無法不注意。

然而,小傢夥畢竟不是大夫,也不像蕭令月那樣精通醫術。

所以他雖然聞到了異味,卻判斷不出來這是什麼,隻是下意識阻止了太子妃。

太子妃將藥碗放下,眉心蹙了蹙。

“小公子,不確定的話就不要亂說!”季嬤嬤終於忍無可忍了,語氣冷硬地說道,“您這話是在指責奴婢,給太子妃的安胎藥裡下毒嗎?”

寒寒驚訝地轉頭看她。

太子妃蹙眉道:“季嬤嬤,北北應該不是這個意思”

“太子妃,這碗安胎藥是奴婢親自看著煎的,也是親手從小廚房裡拿過來的,冇有其他人碰過。”

季嬤嬤臉色不好看,“奴婢敢保證,這就是太醫留下的安胎藥,奴婢絕對冇有做任何手腳!”

如果安胎藥有問題,那豈不是說她有意謀害太子妃的孩子?

她怎麼可能做這種事?!

季嬤嬤心裡一陣惱怒。

太子妃安撫道:“季嬤嬤,你先彆激動,我自然是相信你的。”

季嬤嬤是以前伺候過太子的奶孃,對太子忠心耿耿,雖然性格刻板了些,但卻不是壞了心腸的人。

而且,她冇有理由要害她。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若芳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棄妃逆襲:邪王日日追妻忙棄妃逆襲:邪王日,棄妃逆襲:邪王日日追妻忙棄妃逆襲:邪王日最新章節,棄妃逆襲:邪王日日追妻忙棄妃逆襲:邪王日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