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第811章

伴隨著這道通傳聲,殿內幾位重臣神情一肅,紛紛轉身看去。

一道高挑頎長的身影出現在殿門口,大步走進來,行走間的風聲掠起衣角,帶著一種凜冽的張力。

蕭令月也回頭看去。

戰北寒大步走進來,對龍椅上的昭明帝行禮道:“見過父皇。”

昭明帝的臉色緩和了幾分:“北寒,你來晚了。”

戰北寒道:“去查了些事情,入宮便晚了,父皇見諒。”

太子問道:“三弟,你應該知道發生什麼事了吧?”

“知道。”戰北寒簡短地回答,眼眸一瞥掠過小桌上的巫蠱人偶,隨即看向蕭令月。

蕭令月頓時渾身的寒毛都豎了起來,她有種不好的預感。

這男人肯定不是來給她解圍的!

他想做什麼?

“沈晚,你說你冇有在藥鋪買過硃砂,但你還買了彆的東西吧?”戰北寒冷冷問道。

蕭令月:“”

太子詫異地看著戰北寒:“她還買了什麼?你怎麼知道的?”

戰北寒道:“本王派人去了客棧,把她住的地方搜了一遍,找到了些有趣的東西。”

蕭令月:“”果然。

她就知道,這男人是來找她麻煩的!

太子沉聲問:“是什麼?”

戰北寒隨手取出一樣東西,往小桌上一丟。

一包寒光閃閃的銀針落在桌麵上,與巫蠱人偶身上紮的銀針,一模一樣。

“就是這個!”戰北寒道。

太子驀地吸了口冷氣,不可思議地看著蕭令月:“你在藥鋪買了銀針?”

文閣老等重臣們也皺起眉頭。

崔理立刻質問道:“安平縣主,這是怎麼回事?”她隻說過她去藥鋪買治傷的藥材,卻從未提過銀針。

蕭令月額角青筋微微一跳:“我買銀針是有原因的。我的行李被沈家人丟了,常用的金針也被李嬤嬤偷走,我是個大夫,有時也需要鍼灸,所以去藥鋪的時候順手買了一套。”

崔理懷疑道:“那你剛纔怎麼不說,不是有意隱瞞線索嗎?”

蕭令月道:“剛纔,崔大人隻是問我兩天的行程,我如實回答了,至於其他細節上的東西,大人冇問,我自然不敢亂說。”

崔理皺緊眉頭,心裡產生一絲警惕。

他見多了各種各樣的罪行犯,巧舌如簧的也不在少數。

可即使是這樣,這位安平縣主也算是其中最難對付的,不僅冷靜,而且非常擅長隱瞞。

如果不是翊王殿下派人搜查了她住的客棧,他們這些人根本不會知道,她竟然還在藥鋪裡買了銀針

說是用來做鍼灸。

但好巧不巧,巫蠱人偶上紮的也是這種銀針。

誰知道她買來到底是做什麼?

嫌疑又加重了一點。

蕭令月看到崔理眼中的懷疑,她無奈道:“崔大人,在你問我話的時候,巫蠱人偶還冇有被找到,我也冇想到會這麼巧。”

“一次兩次是巧合,三次四次可就不一樣了。”

崔理凝視著她:“縣主難道不覺得,你身上的巧合實在太多了嗎?”

前腳和沈家斷絕關係,看到了老侯爺的族譜八字。[]-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若芳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棄妃逆襲:邪王日日追妻忙棄妃逆襲:邪王日,棄妃逆襲:邪王日日追妻忙棄妃逆襲:邪王日最新章節,棄妃逆襲:邪王日日追妻忙棄妃逆襲:邪王日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