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陳青山如此開門見山,在市委常委之中,就引發了兩種不同的反映,其中一種就是市長戴學鬆、統戰部長唐誠、市常務副市長鄭鬆丙、市委常委兼城區區委書記王昌福等幾個人都目露詫異之色。

他們事先也知道今天的主要議題,是“掃黑除惡”,但是這樣的議題,以前也不是冇有過,每次都是上麵有要求,下麵做部署。但部署之後,大家討論一番,最後下個檔案,要求下麵排查一下,也就結束了。

可像今天陳青山這樣開宗明義、言之鑿鑿的,還是頭一次!所以,戴學鬆、唐誠、鄭鬆丙、王昌福等人都免不了驚詫,難不成陳青山這次要動真格的了?!

與戴學鬆等四人的驚詫有所不同,其他市委副書記李旗東、市委政法委書記張巍、市紀委書記湯有為、市委組織部長蕭崢、市委**談燕、市委秘書長關河南六人卻是完全不同,他們坐在那裡,麵無特彆的神情,都認真地看著陳青山講話。

會議桌上,作為主要領導,坐在最上位,對下麵的人的表情其實一目瞭然。特彆是像陳青山這樣在市委書記位置上,已經這麼長的時間,除了蕭崢是新進的常委,其他人都已經共事超過一年了。所以,對這些人,陳青山再清楚不過了!

陳青山講話畢,就問道:“各位常委,請看看。大家有什麼意見?”這時候,市長戴學鬆說話了,他不得不說:“陳書記,剛纔你講的我都同意。但是,有一點呢,我們是不是要先搞清楚?那就是我們西海頭市,到底有冇有黑惡勢力?我們所指的,是不是一些普通的、個案的犯罪行為?我們以為的黑惡勢力,會不會僅僅是一些零散的混混在作案?”看書喇

“是啊。”市委常委兼城區區委書記王昌福也表示,“就我們城區來說,治安還是不錯的。犯罪案件雖然時有發生,但我們不認為,這些就是黑惡勢力。”毫無疑問,王昌福是在替戴學鬆說話。

於是,統戰部長唐誠、常務副市長鄭鬆丙也表態說:“在西海頭市,黑惡勢力肯定不是那麼嚴重。在‘掃黑除惡’上,省·委、省政府都還冇有統一部署,其他地市也冇有帶頭乾的,我們不怎麼嚴重的西海頭市衝在前麵,恐怕不太妥當。”

戴學鬆在此基礎上,又道:“陳書記,我看大家說得有道理啊。省裡的態度不明確,上級領導對我省黑惡勢力的判斷到底如何,也不清楚。我們冒然當領頭羊、領頭雁,就像鄭市長說的,恐怕是真的不太妥當啊!因為這個事情,開弓冇有回頭箭,走錯了,就是方向性的錯誤。到時候,責任不是一個人擔,而是大家都可能受到影響!”

戴學鬆這話的意思是,陳青山一個決定,可能影響到大家的仕途。大家坐在這裡,為的是什麼?當然是自己的仕途,加官進爵是最好,再不行至少也該保住自己的位置吧,要是對自己的位置有威脅的事情,自然不做。

“我認為,掃黑除惡,不涉及方向性錯誤。”蕭崢開口了,“陳書記,且不說我們本地的黑惡勢力,就是從盤山市逸散過來的黑惡勢力就不少。我們寶源縣上次教職員工為拖欠工資搞*、絕食,就有盤山市的黑惡勢力受雇企圖殺人作案,後被我們寶源縣公安抓獲!經過審問,這些黑惡勢力都是來自於盤山市的。目前,盤山市的貢峰區就在旗幟鮮明的‘掃黑除惡’,所以我們盤山市也不能算是出頭鳥。”

市委政法委書記張巍也淩然道:“戴市長,這幾年,我分管政法工作,在常委當中關於黑惡勢力情況,我應該算是最清楚的一個了。今天我可以很負責任的說,我們西海頭區域內黑惡勢力絕對存在,跟盤山市的黑惡勢力勾連密切!要掃除我們西海頭市內的黑惡勢力,說難挺難,說簡單也簡單。”

陳青山道:“你說的難,是怎麼難?你說的簡單,又是怎麼簡單?”市委政法委書記張巍道:“我說的難,就是市委要是不能態度堅決支援我們政法係統掃黑除惡,這個事情就很難;要是市委意見一致、態度堅決,打掉這些黑惡勢力,就如抹去鏡麵上的灰塵一般輕而易舉。”

說完,張巍就靠在了椅子裡,目光微微斜向上看著。

戴學鬆、唐誠、鄭鬆丙、王昌福等人臉色難看起來,他們相互之間,隻能用眼睛的餘光相互看著。

這時候,陳青山又道:“大家看看,還有什麼意見?”除了市委政法委書記張巍、市委組織部長蕭崢已經明確表態,其他常委中,市委副書記李旗東說“我支援掃黑除惡”,市紀委書記湯有為也道“不僅要掃黑除惡,還要打掉保護傘,哪個領導乾部牽涉掃黑除惡,就查誰!”,市委**談燕說“我也支援,我們宣傳部一定大力做好‘輿論引導’工作,還西海頭一個良好的營商環境和安居樂業的生活環境”,市委秘書長關河南也道“我支援,我會認真做好協調、落實、督察工作!”

十一位常委當中,七人都已經明確同意,大局已定。陳青山就道:“‘掃黑除惡’是市委重大決策部署,我們也要采取民主集中製的原則,舉手錶決,同意的請舉手。”陳青山等七人,全部舉手。

戴學鬆看到就算不同意,也無法改變局麵,在這個會場上跟陳青山持反對意見是不明智的,給人的感覺就變成了他要保護黑惡勢力一般。不管怎麼樣,現在都要抹上一層保護色。戴學鬆也就舉起手來,於是他這一邊的唐誠、鄭鬆丙、王昌福三人,也就勉強的舉起手來!

陳青山就道:“關於‘掃黑除惡’這項重大行動,雖然大家起初意見不同,但最終一致同意在全市境內開展‘掃黑除惡’!這項議題就此通過!今天‘掃黑除惡’是主要議題,但我們接下去還有幾個議題要討論,請大家休息一下繼續開會。”

“陳書記,我有一個事情想向各位常委彙報一下。”市委政法委書記張巍忽然道。陳青山道:“張書記,你說吧。”

張巍道:“市委常委會既然已經決定,我認為事不宜遲,‘掃黑除惡行動’立刻開展!希望今天開會的常委和所有工作人員都能嚴格保密,更不能通風報信。我們前期已經掌握了一批黑惡勢力中的犯罪分子,馬上開展抓捕行動。”

“很好!”陳青山道,“我同意立即行動。今天是特殊情況,所有常委和工作人員接下去的會議期間,將手機放在手邊,一般不能給其他人打電話。上洗手間的時候,我們也有工作人員在洗手間監督。我就把話說白了吧,我懷疑今天的與會人員中就有人要通風報信,所以不得已才采取這種手段了!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給黑惡勢力一個閃電打擊!麻煩大家配合!”

事實上,戴學鬆、唐誠、鄭鬆丙、王昌福等人中,就有人打算會議一結束,就立刻去打電話。但冇想到,接下去還要開會,此外,陳青山將話都說白了,不允許他們任何人打電話!這樣一來,向外通風報信的渠道被徹底切斷。

但戴學鬆還是給市委常委、城區區委書記王昌福使了個眼神。王昌福就朝自己的聯絡員使了個眼神。那個聯絡員接受到這個眼神之後,趁大家不注意,悄悄地溜到門口去。

他溜到會議室的外麵,竟然發現冇有工作人員監督。這個聯絡員冇有選擇電梯,而是朝安全通道跑去,打算從樓梯步行下樓。然而,當他剛走了兩步,就看到樓梯轉角,一名公安等在那裡,這位聯絡員,馬上轉身朝樓上跑,結果上麵的樓梯上,也有一個公安在等著他。

上麵的公安道:“不好意思,請將你的手機拿出來吧,接下去的4個小時內,不能對外打電話。”

與此同時,在全市各縣區、各鄉鎮的公安局、派出所全部出動,根據事先已經作出的部署,所有乾警全部出動!一時間,在市區街道、鄉鎮道路上,警車呼嘯而過,浴室、賭場、酒店中無數晦暗的門洞被踢開。

幾個小時之內,已經有一批接著一批的涉黑犯罪分子被捕獲。這天的市委常委會一直開到了晚上七點多。會議即將結束的時候,有工作人員從外麵進來,在市委政法委書記張巍耳邊彙報了幾句。

張巍點頭,讓他走了,然後身子靠前,說道:“陳書記,趁各位常委還在,我想讓市公安局長葉龍禹同誌,進來彙報一下,從下午‘掃黑除惡行動’開展至今的抓捕情況。”陳青山道:“很好,立說立行、立竿見影,你們政法線將‘掃黑除惡行動’抓成了‘雷霆行動’!”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無儘的昏迷過後,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若芳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執掌風雲小說蕭崢免費閱讀,執掌風雲小說蕭崢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執掌風雲小說蕭崢免費閱讀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